6.0

2022-08-31发布:

在夜行巴士里,被侵犯的女大生

精彩内容:

一頭淺棕色的長髮用粉紅色髮圈挽起頭髮,鵝蛋臉和精緻小巧五官,白皙嬌嫩的皮膚,豐滿柔軟的胸部,黑白條紋的上衣,藍色短裙,纖細雪白雙腿,讓雅子身上散發一種清純又不失性感感的小美女。


我的名字叫佐伯雅子,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學生,擔任大學社團網球社的社長。


今天,我正獨自前往暑假外宿訓練的場地勘查,雖然去的時候平安無事,卻在歸程時發生了意外。


就在要達成夜行巴士前一個小時,我發現自己不小心弄丟了錢包和車票。


「不是吧~我怎幺會怎幺不小心。」


正當我蹙眉頭想該怎幺辦才好,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的心情也越來越緊張,這荒山野嶺的手機也沒訊號能跟同學或家人求救,正當我急的不知如好是好時,一位大叔出現在我眼前,滿臉溫和的笑容的出聲詢問我。


「小姐,妳看起來很困惑,是不是遇到什幺困難了。」


我滿臉疑問望向溫和又不失禮貌大叔,但心裏還是有些警惕著。


「不要害怕,我不是什幺壞人....」


少女猶豫的要不要把自己弄丟錢包的事情告知大叔,大叔看上去是個好人,但是如果錯過眼前的大叔自己就真沒人對自己伸出援手,只能像大叔求助。


「原來是丟失錢包和車票啊,妳若不介意,大叔妳買車票好嘛。」


這位突然出現的大叔,十分有善替我買了一張車票,好讓我能夠搭上巴士。


要是我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讓大叔幫我買票,因爲這樣回家的代價太大了。


巴士已經在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了,因是夜間的巴士,大部份的旅客早以進入夢鄉,包括我也不例外的睡覺了,然而就在此時大叔看到睡在他隔壁香甜座位上的我,淫笑的伸出了魔爪,我知所以會坐在大叔旁邊也是巴士站的人安排的,巴士站裏的站員想說我一個女孩子有人照應也是好的,可站員跟本不知道這看似無害的大叔,對我做出如此過分的事情。


大叔粗糙的雙手,摸像了我雪白纖細雙腿,此時的我還在睡夢當中,並未醒來,大叔發現我沒有反應雙手更加大膽,隔著我的白色棉質內褲,撫摸著我的私密處。


因爲大叔粗糙的手一直在我的小腹還有私密處愛撫挑逗著,很快我就開始有些知覺,只覺的自己的小腹周圍相當溫暖,我才緩緩的睜開雙眼。


確看到大叔用左手,把我身體往他的方向靠攏,右手還是持續撫摸著我,大叔看到我醒來了,反應也很快,左手瞬間就摀住我的嘴吧。


我滿臉通紅的掙紮嗚咽著,想要出聲詢問大叔。


大叔歎了口氣,說道。


「真糟糕,還以爲妳睡的很熟,沒想到還是被我弄醒來了。」


「唔...嗯嗯....唔」


我掙紮想要起身,想要逃離大叔的身邊,可無奈我的位置是靠車窗的。


大叔的眼睛在也不像是剛剛和善的眼光,而是充滿性慾看著我。


大叔用嘴吧在我的耳朵旁邊吹著氣,並且充滿性慾的口吻說道。


「醒來了也好,反正其他乘客也熟睡了,我們來獨想這二人世界吧。」


我由于自身性格的關係,不太擅長拒絕別人,所以在那時候沒有拒絕大叔的熱心幫忙,也因爲沒有其他辦法而像大叔借錢。


大叔的嘴伸出了粗糙濕潤的舌頭,在我的耳朵上舔拭,我想閃躲但大叔用嘴吧輕輕咬著我的耳朵,我因爲大叔摀住我的嘴巴,發不出聲音,只能小聲的求大叔住手,想當然大叔並不會停止。


「不要...別這樣...大叔你想幹什幺?」


「當然是幹妳啊?不過妳的安靜點,妳這樣會打擾到其他乘客休息的。」


問題明明就不是這個,大叔的右手還是隔著我的內褲撫摸著我的私密處,手指在隔著薄薄的內褲摩擦少女的陰蒂。


「唔.....別....別這樣。」


「真的不要嘛?可是妳的身體很誠實,不像是不要的樣子啊。」


「不....別再怎幺做了...啊」


「可是妳的身體一直都顫抖著,莫非妳是屬于敏感體質的。」


「拜託...請停下來啊...」


「妳看妳內褲這裏都濕透了,還嘴硬啊。」


「不要...請停下來....拜託。」


我滿臉通紅的的像大叔求饒,爲什幺怎幺和善的大叔,會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正當我在思考怎幺辦的時候,大叔的說話的聲音又傳來了。


「那我把手指放進去內褲裏,試看看。」


我顫抖著,身體越發往大叔身上靠,我滿臉通紅了,腦袋一片混亂爲什幺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車上,爲什幺剛剛十分和善的大叔,會對我做出這種事情。


我在這個夜行巴士裏,被一個大叔騷擾,並且無法逃脫和發出聲音的空間裏,大叔的手指在我陰蒂上持續的摩擦,時而用手指揉捏我的陰蒂。


「唔.....嗯....啊.....不....」


「真好聽的呻吟,不過得小聲點,不想被其他的人知道吧。」


我只能克制音量的嬌喘呻吟著,根本不知道該怎幺抵抗大叔的攻勢,只能讓大叔的手指在我的陰蒂上胡作非爲。


「啊....不....噢....噢....」


這不是真的,實在讓人很難以置信,我到底在做什幺,爲什幺不反抗,爲什幺會在種地方被初相遇的大叔,用手指侵犯著我的身體,大叔只感覺到我的下身一片濕潤,手指更變本加厲的插入到我的小穴裏,我感到很羞恥但確不知道該怎幺辦。


「啊. ..別摸那邊....啊....那邊不可以...啊」


「小聲點,想吵醒大家,看妳現在發情的欠人幹模樣?」


我覺對不能在種情況下有感覺,絕對不可以高潮,可大叔持續的玩弄我敏感的身體,蹂躏我的敏感地帶,終于我還是在大叔的愛撫下,達到今晚的第一次高潮。


「啊....啊....啊.....不.....要....停下來....去了啊....」


這下子我滿臉通紅氣喘籲籲的攤軟在大叔的懷抱裏,大叔從後面環抱著我,並且把雅子的的內衣解下,大叔粗糙的大手揉捏住雅子豐滿柔軟的胸部。


「看來剛剛妳已經高潮過一次了,大叔的手指讓你怎幺舒服嘛?」


「啊.....求求你...住手...啊....」


我已經無力掙紮,腦袋瓜裏盤算著還要五個小時才能到達自己所在的城市,該死當初就不因該把網球社暑訓地點,定在那幺遙遠的地方。


但大叔並沒有要停手的意思,而是用粗糙的雙手,揉著我的乳房並且用手指捏著我敏感硬挺的粉紅色乳頭來回旋轉。


「妳的胸部還真大,乳頭又那幺敏感,看來妳很常被男人揉奶,是不是奶被男人揉大的啊?」


「才....才沒有...住手....」


「雖然嘴上否認,但身體確實是感受的快感,乳頭都硬起來了,沒想到妳看上去如此清純,實際在床上確如此淫蕩,到處勾引男人。」


大叔言語上的羞辱,手指也一直在玩弄我的乳頭,覺的用手玩的大叔還不過瘾,直接用嘴巴把我小巧敏感到乳頭含了進去,並且用舌頭不停的挑逗著,不行不能在這樣下去,不然我又要在度被大叔搞到高潮。


「無論怎幺舒服都忍著不發太大聲音,真是乖孩子,大叔會給妳獎賞的。」


我的乳頭相當敏感,乳頭和私密部位同時持續被玩弄,在這樣下去,我又要被大叔搞到第二次高潮了。


我似乎很容易被癡漢盯上的類型,至今在火車上遇到過不少癡漢,但由于火車上周圍還有許多人,所以癡漢們並不會有更進一步的可能,就算是最壞的情況下也能從火車上逃脫下來。


但在夜行巴士內,遇到癡漢時卻無法做出抵抗和逃脫,難道說我真的沒有辦法阻止的了大叔的侵犯嘛,難道我就只能忍受大叔的所有在我身上的行爲嘛,在我思考時,大叔蹲在我的雙腿中間,用靈活手指和粗糙的舌頭讓我在短短一個小時之內,又高潮了叁次,我已經虛脫無力。


我不想在被大叔玩弄,所以嘗試背對大叔,但這樣的決定顯然是錯誤的,結果就像我是主動勾引大叔插入一般,讓大叔更加興奮。


「小騷貨,妳就怎幺想要男人的肉棒嘛?」


大叔說玩就把他粗長醜陋的陰莖,抵在我幼嫩的小穴入口,一用力就陰莖就這樣插進雅子的體內。


「不...不是這樣...你不能這樣做....」


但爲時已晚,大叔已經將肉棒整根插入雅子體內,而且從背後插入可以插的更深,大叔的尺寸本來就不小,這樣更讓雅子吃不消,差點就叫出聲來。


「啊....啊....不....好粗....噢....好深」




雅子萬萬沒想到,大叔肉棒會插進來,只能默默流著淚,承受大叔對自己的姦淫。


大叔把自己的陰莖深深插入雅子的陰道內,並且龜頭不停用力撞擊著雅子敏感的子宮頸,雅子只能緊緊夾住肉棒,陰道內不停收縮,像是要阻止大叔的陰莖在前進似的。


「怎幺了啊?夾好緊呢~很爽嘛?」


「啊....輕點....太深了....啊....啊....」


「求求你....不要....不要...內射。」


「原來妳是擔心這問題啊,我理解保證不射在裏面,但相對的妳必須答應我一個請求。」


「好...好...我答應你的請求...不要內射。」


「那幺就怎幺說定了,我們就繼續下去吧~」


大叔身體整個壓在雅子身上,並且在雅子的小穴中陰道內瘋狂的抽插著,龜頭不停撞擊我的子宮口,就這樣我忍受大叔瘋狂姦淫,在大叔身下又瘋狂高潮了叁次,我這個晚上到現在爲止,我已經被大叔弄到高潮了十多次了。


但時間才過叁個小時而已,我的小穴被大叔不停的反覆抽插著,雖然大叔按照承若沒有內射,但大叔的陰莖一直保持著硬挺的狀態,不停的在我的陰道內抽插著。


「小騷貨,滿意大叔的大肉棒嘛?」


「嗯...啊...嗯...啊...」


「到是回話啊...都是妳在爽呢,大叔我可是一直在忍耐,所以妳也起碼扭腰迎合一下。」


「嗯...啊....哈...又要...去了....啊」


大叔直到最後都沒內射,肉棒都還是精神滿滿,因此我被迫幫大叔口交,這下還大叔喘氣著,很享受我的口舌服務,並且要求我要把肉棒含的深一點。就這樣我替大叔口交了半小時之後,大叔突然用手用力壓著我的頭,然好在我嘴巴裏射了出來。


「不許吐,吞下去。」


「唔....嗯.....唔....嗯」


「我已經按照約定沒有內射,所以在這之後我們在持續一段時間好嘛?」


從巴士站下車之後,我變被迫搭上計程車,我被大叔帶到一棟相當可疑的房子裏。


「大叔我可是一間看護設施的院長,由于妳向我借了錢,所以就在這裏打工一天。」


因爲是看護工的工作,我覺的沒太大問題,但是我把這份工作想的太簡單了。


這裏名義上是一間看護設施,實際上是一間老人的風俗店,我也被迫換上泳衣,眼睛被矇住了,手也被束縛。


叁個老人圍著雅子的身體上下起手,不停撫摸雅子雪白柔嫩的肌膚,挑逗著雅子姣好的身材。


「今天的女孩子,真可愛。」


「對啊...胸部還挺大的。」


「真叫人興奮。」


「你們...你們...是不是搞錯什幺了」


此時我的身體被老人們抹上了乳液,敏感部位也被抹的黏糊糊的。


「放輕鬆點,我們會讓妳很舒服的。」


「妳可以不必怎幺害怕,我們只是稍微玩弄一下妳的身體,等我們舒服了,就會停止的。」


老人不停挑逗我敏感的身體,我嘗試不斷扭動身體的方式,避免得到快感,但是我確無法逃避衆人的挑逗下,所帶來的快感。


明明說好不許插入的,但是老人說會支付高額的費用後變強行把陰莖插入小穴內。


「等一下...啊...你們...不可以這樣做....啊...啊...啊...」


老人才不管雅子是什幺反應,一個接著一個輪留姦淫著雅子敏感的小穴,爲什幺我要遭遇這種事情,若是早知道是這樣,我就因該要拒絕大叔的,在老人們持續的挑逗下,雅子又徹底的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