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久久久999热免费观看24个孙悟空11个哪吒 国产动画电影只有“神仙打架”?

精彩内容:

102部。

這是2020年國産動畫電影的備案數量。雖創五年新低,但也超過了100部。

2015年一部國産動畫電影《西遊記之大聖歸來》成爲暑期檔的黑馬,攬獲9.56億元票房。四年後,《哪吒之魔童降世》又以超50億元票房居中國影史票房榜單第二,證明了國産動畫電影可以與真人電影比肩。

這是國內電影市場的兩部爆款作品,先後把國産動畫電影票房帶到了一個新高度。

五年裏,也有更多新的動畫電影項目立項、備案了。

根據國家電影局發布的公告,2015~2020年共有878部國産動畫電影備案,其中至少有119部講的是中國經典神話人物的故事。

叁文娛對這119部作品做了統計,得出了這叁個信息:

孫悟空最受歡迎,有24部作品的故事以他爲中心展開。哪吒次之,二郎神第叁,豬八戒和白素貞也分別有6部和5部。 “24個孫悟空”背後的備案公司有22家,“11個哪吒”有15家,“8個二郎神”有11家……這些神話人物背後,各有“勢力”。 119部作品備案,13部上映4部票房過億元。

誰在做?

2021年12月12日,《新神榜:哪吒重生》國內上映。

這是2015~2020年,五年裏備案的119部以神話人物爲主角的IP改編動畫中,上映的第13部作品。也是追光動畫的第五部電影。在這之前,公司第四部動畫電影《白蛇·緣起》(備案名:白蛇前傳 )上映,票房4.68億元。在這之後,還備案了將于2022年上映的《白蛇2:青蛇劫起》,將備案的楊戬、哪吒續作等影片。

自《新神榜:哪吒重生》起,追光動畫開啓了一個“新封神宇宙”。

在這之前,“彩條屋系”在推進的系列作品,是“中國神話宇宙”。已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甚至《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都可以劃入這個系列。系列規劃中,已備案未定檔上映的還有《西遊記之大聖鬧天宮》《楊戬之深海蛟龍》《八仙過大海》《雷震子》等。

近日官宣提檔至4月2日清明節全國公映的《西遊記之再世妖王》,則是星皓影業攜手其卡通推出的西遊系列動畫電影的第一部。

除了這“叁支隊伍”,還有上美影廠、米粒影業、兩點十分、流彩動畫、平塔科技等百家公司,在近五年裏備案了經典神話人物IP改編動畫電影。

具體備案情況如下:

119部備案,只是一個開始

《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借勢經典西遊IP,《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封神故事新編,《白蛇·緣起》則是獨立于原著的原創作品……

近五年來在大熒幕取得不錯票房的成人向動畫電影,有一個共性:

IP改編動畫,以經典神話人物爲原型展開的故事新編。

這似乎爲國産動畫電影指了一條明路。

彩條屋喊出了“中國神話宇宙”,追光動畫開啓了“新封神宇宙”,還有不同公司備案的24個孫悟空、11個哪吒、8個楊戬……這些作品中,有針對少兒群體的合家歡電影,也有不少成人向企劃。

可預見的是,未來這類作品的備案數量還會增多。

但這仍是一個應該獲得更多肯定的現象。理由至少有叁。

其一,是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創新需要。就如天工藝彩創始人鄒龑所言,古代傳統的經典神話及人物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很多故事能夠廣泛流傳下來,其中蘊含的是中華民族的人文精神,也是民族精神的一種象征。所以,不管到什麽時代,這些故事都有必要用新的方式演繹,供子孫後代傳承。

其二,是對外文化輸出的需求。“中國正在從經濟大國向經濟強國邁進,國人的文化自信也在覺醒,這時候,不管是宏觀層面文化強國戰略的提出,還是海外中華傳統文化關注度的提升,都將進一步助推動畫産業的發展。”叁千資本創始合夥人黃璜告訴叁文娛,相較于真人電影,更具藝術表現力的動畫電影,更易被海外觀衆接受。

如正在國內放映的《新神榜:哪吒重生》,上映半個月就在日本開啓了首映,不久後也將登錄Netflix。今年,《白蛇·緣起》也將在北美上映。

國內上映半個月後,《新神榜:哪吒重生》日本首映獲高評

其叁,是基于傳統神話人物IP改編動畫電影的市場,才剛剛開始開啓。即使是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以超過50億元票房拿下中國影史票房第二的2019年,31部上映國産動畫電影在當年大陸電影總票房的占比,也只有7.65%。但在美國、日本等市場,幾部賣座動畫電影的票房就能拿下當年本土市場15~20%的份額。

“目前國內成人向高票房動畫電影,多爲神話人物IP改編,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這個方向的可行性。”在鄒龑看來,這些作品集中在西遊系列,哪吒IP改編作品,傳統神話裏的經典故事和人物多,也有許多可被挖掘的點。

2021年,流彩動畫CEO楊加助執導的國産動畫電影《白蛇傳之白素貞》也要上映了。這是基于經典神話人物白素貞這個IP改編的原創作品,對于這類改編作品,導演楊加助也有自己的看法。

他說,與打造一個全新IP相較,神話人物IP改編作品有群衆基礎,不需要太多前期宣傳就能引起觀衆的注意。與此同時,“需要更多創新元素帶給觀衆驚喜,單部作品才能有機會獲得成功。”

“神話IP對于票房有效,這是不爭的事實。”路行動畫創始人劉敏也肯定了這類動畫電影的商業價值。

同時,她也指出了現在國産動畫電影的困境。“在中國動畫電影市場還沒有真正形成的當下,動畫人的挑戰在于,要用好的作品吸引觀衆走進電影院。”

她強調的,是作品本身而非某一題材。“真人影視能做到不論題材,憑作品本身吸引觀衆走進影院,當下的動畫電影還做不到。如果只有神話IP改編作品才能熱賣,那行業就只是一個‘啃老’(五千年中國文化)的行業,無法真正形成動畫市場。”

五年裏備案的878部國産動畫電影,有759部作品並非基于經典神話人物IP改編,占比超過了86%。

除了已結束放映的《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緣起》等,獲得不錯口碑和大陸8000萬元以上票房的非合家歡動畫電影,還有《大魚海棠》《羅小黑戰記》《風語咒》《昨日青空》等。這些作品,多爲基于全新IP推出的動畫電影。

中國動畫業的起步比日美晚,國際電影市場的競爭也多顯乏力。但這一點毋庸置疑——近五年,動畫業發展飛速。

這離不開中國動畫人的付出。對許多動畫師來說,帶著一身本領換到遊戲、教育等領域,立即就可以獲得豐厚的收入,但他們毅然選擇在動畫行業繼續堅持。

“我們國內做動畫的導演,以及其他做動畫的人甚至公司,大多數都挺窮挺苦的,但大家還是在加油、在堅持。”黃璜說,這是一個好時代,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國産動畫電影勢必會迅速發展壯大起來。

這條路很長,有機遇也有挑戰。“現在這個市場,已經有一些作品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相較于好萊塢動畫叫好又叫座作品的‘穩定輸出’,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愛情題材、校園故事、少年英雄夢、Q萌治愈、神話系列……都是現階段,中國動畫人在探索和積累的方向。

神話系列,僅是近五年來比較熱門的一個探索方向。五年裏119部經典神話人物IP改編的動畫電影備案,目前也只上映了13部。

不管是以上映作品數量,還是以制作周期計,動畫電影在神話系列的探索都才剛剛開始。

內耗、質疑……的聲音會有,神話系列也會經曆市場的優勝劣汰

這是給中國動畫人的一個機會,也是一個挑戰。

“DC擴展宇宙”、“華納怪獸電影宇宙”、“索尼蜘蛛俠電影宇宙”、“漫威電影宇宙”……系列作品背後的收入,很可觀。

可預見的是,誰能把公司品牌搶先與“西遊宇宙”“封神宇宙”“中國神話宇宙”……中的其中一個並肩,在觀衆心中留下“系列必看”的烙印,也將會名利雙收。

但不同于其他帶有公司獨占屬性的“XX宇宙”,中國傳統文化裏的神話故事和人,是公共版權。這也是如今24個哪吒、11個哪吒、8個楊戬……背後有不同公司,各成“勢力”現狀的原因之一。

經典神話人物IP改編可以爲電影帶來知名度和觀衆,選擇踏上這條路的制作公司,也是在戴著腳鐐跳舞。

楊加助導演提及的基于原故事的創新、投資人黃璜提到的90分鍾影片對編劇和導演提出的講故事要求,以及不得不面對的“同題”競爭,都是必須正視的行業問題。

“觀衆看的是故事,即使沖著孫悟空、哪吒、楊戬、白素貞……甚至某個導演、公司走進影院,最終打動他們的還是故事本身。”黃璜說。

不管是1979年《哪吒鬧海》穿紅肚兜的哪吒,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煙熏妝哪吒,2020年《新神榜:哪吒重生》裏的機車朋克哪吒,還是2015年《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的那個中年失意猴,2020年《新神榜:哪吒重生》裏戴面具、穿睡袍短褲配拖鞋的孫悟空……這些不同版本、形象的哪吒們、悟空們,都有自己的粉絲群。

當然,在作品裏站起來的這些經典人物形象,也可以共存。

其實不僅僅是動畫電影,近年來基于經典神話人物IP改編,並取得了不錯成績的遊戲、網絡動畫也不少。

動畫有播出表現突出的《非人哉》,衆神置身當代生活的爆笑日常故事,在騰訊視頻這一個平台的播放量就達到了22.7億次。而遊戲方面,僅孫悟空這一個神話人物的熱門作品,就有騰訊的《鬥戰神》、遊戲科學未上先火的《黑神話:悟空》等。

“這些神話人物IP不屬于哪一部作品,而是根植在中國人頭腦中的文化符號。”針對這一共存現象,楊加助給出了他的看法,“誰塑造的好,觀衆就會買誰的單,這對動漫從業者來說還是公平的,不易被壟斷。”

《哪吒之魔童降世》大陸票房超50億元觀看人數1.4億人次,但同年走進電影院觀影有17.3億人次之多。

無論是從單部影片的人群覆蓋,還是受衆對心中經典神話人物形象的統一認知,都可以看到,市場留給不同作品、不同形象的成長空間。

“正視'同題'競爭,這是正常的市場競爭。”在對多位投資人、動畫公司負責人、導演的采訪中,他們都提到了這一個觀點。

鄒龑說,當短時間內有幾十個不同的孫悟空出現在大銀幕,會對這個IP帶來損耗,但這是一個常見的、有必要經曆的市場優勝劣汰的過程。市場已經沉澱出了自己的一套篩選機制。

比如,在國産動畫電影票房靠口碑出圈的當下,口碑差難出圈,票房和排片就會每日愈下,這是已經在形成的一種良性的作品篩選機制;從制作端看,長制作周期、多人力投入和資金成本的門檻,也難允許“血虧”的作品出續作。

“動畫電影給到一個導演,一家公司的試錯機會少之又少,全新IP、純原創的國産商業片回本概率太低,這才讓動畫導演、公司選擇了有多個成功案例的經典神話人物IP改編。”在采訪中,與黃璜這個看法不謀而合的,還有其他幾位受訪嘉賓。

每個導演心中都有一個原創夢,但現實和理智時時刻刻都在要求他們,對自己說“不”。

“炒冷飯也是在保證成功率,要堅守住做動畫這個夢想,就要想辦法先活下去。”一位動畫電影導演這樣告訴叁文娛,在動畫這種內容形式沒有被大部分中國影院觀衆接受的現實裏,這一代動畫電影人身上,還挑著讓華人逐步信任和喜歡國産動畫電影的擔子。

“有了他們的信任和喜歡,我們再慢慢聊原創動畫電影百花齊放這件事。”

“現在,要先活下去。”

久久久999热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