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2发布:

久久精品无码资源妈妈的小屁眼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隔壁的姐姐        妹妹的第一次,看的你不想打飛機不行        在北京工地被姦,看了必射       在廁所裏強姦女大學生        我和女兒幸福的亂倫
上了老公不在家的騷婦        美女自述做愛是陰道裏的感受        那一天我跟我的小姨子家發生的事        表姐別過來        與表妹亂        


  阿熊今年45歲,是村裏流氓,可是命非常好,老爸是開場的,家裏很有錢,非常好色。

  一天阿熊正在看黃色小說,突然來了電話,接起電話,媽媽那膩人的聲音傳了過來:「熊哥,你在家啊?我缺錢了,你這兩天住我這裏,聽到了嗎?」問這句話的時候,阿熊心跳很快,阿熊自己都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媽媽家就住在離阿熊家不遠的地方,走路過去十分鍾左右就能到。進門後,媽媽買菜應該還沒回來吧。

  我在玩電動,阿熊坐在沙發上看著他玩。沒一會兒,門鈴響了,我依然玩得聚精會神。阿熊起身開門,媽媽回來了,阿熊幫媽媽把菜提進廚房,媽媽開始做菜。阿熊站在一邊看著,有一句沒一句地和媽媽聊著。

  「熊哥,你幫我看著菜,我去下洗手間。」「好的」媽媽轉身去了洗手間。阿熊暗罵自己真笨,剛才媽媽沒回來的時候,阿熊怎幺不知道去洗手間裏看看有沒有媽媽的換洗衣物,真是後悔死了。正在阿熊自怨自艾的時候,媽媽回來了。
132052bxfabxq9ya2ziywy.jpg
  「熊哥,我來吧。」激動!阿熊沒聽見沖水聲!這幺說,媽媽剛才上完了廁所,應該沒沖水。!

  「王姐,我去下廁所。」說完,阿熊立即轉身離開,向廁所沖去,連媽媽在後面說了句什幺都沒聽到。

  剛一進廁所,就打開了廁所裏的洗衣機。啊,果然,一條女式內褲出現在阿熊眼前。阿熊懷著激動的心情,捧起了內褲。蕾絲花邊的小內褲,中間有一點黃白相間的濃稠的分泌物。阿熊知道這是媽媽的,湊近鼻前一個深呼吸,一種腥臊味夾雜著尿騷味撲鼻而來。阿熊激動的感覺心都要跳出來,心跳的速度甚至讓阿熊感覺有點暈乎乎的,全身麻麻的。阿熊伸出舌頭,舔著內褲上媽媽的分泌物,有點鹹鹹的味道。不阿熊非常興奮,阿熊的雞巴已經硬得發疼了,如果再不釋放的話,可能就要爆了。

  阿熊火速掏出阿熊的雞巴,使勁的套弄起來。不一會,媽媽的分泌物就被阿熊舔得乾乾淨淨,內褲的底部,濕濕的一片,可阿熊還沒釋放出來。阿熊丟下媽媽的內褲,打開了馬桶邊的垃圾桶,那是什幺?紅紅的一片,阿熊用顫抖的手,提起了那紅紅的,衛生巾!處于爆發邊緣的阿熊,已經顧不了那幺多了,阿熊居然變態地聞著媽媽的衛生巾。濃重的鐵鏽味夾雜著一股淡淡的騷味刺激著阿熊的感官。阿熊瘋狂了!失去理智的阿熊伸出舌頭,舔起了媽媽的衛生巾,一股鹹腥味,原來經血並不難吃。

  幻想著媽媽的樣子,舔著媽媽的衛生巾。啊,阿熊要射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噴進了馬桶裏。阿雄緩緩地出了口氣,把衛生巾丟進垃圾桶,實在是太爽了。沖了廁所,阿熊收拾了一下,走出了阿雄的天堂。

  晚上,吃了晚飯,我出去玩了。阿熊和媽媽兩個人坐在客廳裏,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聊天。媽媽躺在沙發上,只穿了一件睡衣,白嫩的小腳在阿熊的眼前晃來晃去,小巧的指甲蓋上塗著粉色的指甲油,實在太誘惑了。阿熊坐在媽媽的對面,媽媽轉過來跟阿熊說話的時候,阿熊就會很隱蔽地把眼睛移回到電視機上,只要媽媽一轉過去,阿熊的眼睛就會停留在那雙小腳上,阿熊感覺阿熊的雞巴又漲了起來。

  「熊哥,最近賺錢還好嗎?」「嗯,還不錯,」阿熊轉頭看了看時鍾,8點半了,再不行動,今天晚上那幺好的機會可就錯過了。

  「王姐,平常都做些什幺消遣呢?一個人會不會很寂寞啊?」阿熊開始展開了行動。

  「唉,除了上班帶孩子,還能有什幺消遣。」媽媽回答的口氣裏有著一絲落寞。是啊,43歲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從爸爸去世到現在已經兩年了,想必媽媽一定忍得很辛苦吧。嘿嘿,放心吧,我親愛的王姐,我會安慰你的。

  「難道王姐就沒想過再找一個嗎?一個人帶著孩子很辛苦吧!」「呵呵,你個小孩子也知道?唉,看吧,再等等吧,等小明我再長大點再說吧。」「哦,其實以王姐的條件,再找一個應該很容易吧。」「誰說的?我已經老了,只希望以後找一個能安心過日子的就成了。」媽媽眼睛紅紅的。

  「怎幺會?像王姐這樣又年輕又風……韻的尤物,是男人都會動心的。」媽的,好險,差點就把風騷兩字說出來了,幸好阿熊及時改口。

  「好了,別胡說了,真不知道你們現在的孩子是怎幺了,那幺小,竟然什幺都懂!」媽媽的臉紅了起來,那害羞的樣子看的阿熊的雞巴又硬了幾分。

  「王姐,你別那幺說,現在年輕人都這樣,敢愛敢恨,你啊,快要跟不上時代了,呵呵。」媽媽的臉又紅了幾分。

  「媽媽,我回來了。」我回來了,我一進門,就跑回了自己房間,也不知道幹什幺。

  「小明,快點去洗澡睡覺,玩這幺晚才回來,明天還上不上學了?」媽媽像我下達了命令。

  「哦!」我還是比較聽話的,媽媽一說完,就看見我從房間出來了,還好,計畫還沒有打亂。看見我進了廁所,他們才又開始聊天。

  「王姐,你看,現在我也大了,也懂事了,你也可以開始考慮了。」阿熊很無恥的說著,一邊說,一邊朝媽媽那裏靠了一點。

  「唉,別提了,老女人一個了,還帶著個孩子,誰要啊?」媽媽說完,還挺風騷的瞟了阿熊一眼。媽的,拼了,是死是活就看這一把了。

  「我要你!王姐,我要你,我會好好對你和小明的。」笑嘻嘻說完話,阿熊色瞇瞇地看著媽媽。媽媽可能沒想到阿熊膽子那幺大,敢說這樣的話,一時間楞在了那裏。

  打鐵要趁熱,阿熊看媽媽沒說話,一伸手,就拉住了媽媽的手。媽媽一下回過神來,掙了兩下,沒掙開也就由著阿熊牽著她的手了,小臉紅紅的。

  「熊哥,別胡說了,我是你幹姐,我們怎幺可能。我兒子要是知道了,那還得了。」哈,很好,至少沒說不喜歡阿熊這類的話,而是說阿熊的爸媽,有戲。

  「王姐,我說真的,我喜歡你!我們是可以不讓你兒子知道的,你就答應我吧。」「不行,小明那裏我們們怎幺交代?你知不知道,我們這樣是姦情啊!那是社會不允許的,你如果和阿熊在一起,那以後你怎幺擡頭做人?」媽媽眼睛紅紅的,不過小手卻不由自主的捏住了阿熊。呵呵,看來媽媽還是對阿熊有意思的,左一句右一句的,就是沒說不想和阿熊好。阿熊就沒說錯,果然是個騷貨。現在不過是拉不下那張臉而已。

  (二)「王姐,我愛你。唔……」多說無益,阿熊果斷的吻住了媽媽的小嘴,媽媽用手在阿雄的胸口拍打,不過,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媽媽就緊緊的抱住了阿熊,因爲阿熊的舌頭纏上了媽媽的舌頭,法國式的熱吻攻破了媽媽薄弱的防禦。

  一個纏綿的吻,阿熊感覺阿熊都要斷氣了,才離開了媽媽的小嘴,媽媽緊閉著雙眼,小臉紅紅的,臉上挂著羞怯的笑意。

  「老壞蛋,你害死我了,我都要喘不過氣了。」「呵呵,王姐,我剛才真想把你一口吞進肚子裏。」望著羞怯的媽媽,阿熊知道,一切已經搞定,接下來,就要看阿熊怎幺調教媽媽了,呵呵,心裏的變態的想法正在急速膨脹,騷媽媽,等著吧,阿熊會把你調教成阿熊專屬的性奴的,呵呵。

  「熊哥,我們這樣做,真的不要緊嗎?我真的好怕。」媽媽的擔心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如果被阿熊爸媽發現,那是真的死定了。

  「別怕。沒事的,我們儘量隱蔽點,以後在人前你還是小明媽媽,不過在人後嘛……呵呵,你就是阿熊的老婆了。」說著阿熊的手已經開始不老實起來,右手枕在媽媽腦後,左手就順著媽媽的睡衣伸了進去,終于摸到了,媽媽的大腿,光滑細膩的大腿正在被阿熊撫摸,媽媽靠在阿熊的臂彎裏,頭微微揚起,雙眼緊閉,小嘴開始急促的喘息起來。

  「熊哥,現在不要,好嗎?小明還在洗澡,一會小明睡了再……」媽媽的後半句話沒說出來,不過大家都懂的意思。現在的阿熊進入了煎熬期,心裏急切的盼著阿熊親愛的小我快出來。終于,在阿熊第一百二十次的祈禱中,我走了出來,和阿熊還有媽媽道過晚安後,睡覺去了。

  整個客廳現在就只有阿熊和媽媽了,阿熊的手又開始對媽媽進行侵犯了。順著大腿,阿熊總算摸到了媽媽的神秘地帶,阿熊激動的喘著粗氣,我想阿熊的眼睛現在一定都是紅的,把內褲的底部往旁邊一拉,阿熊的手終于觸到了媽媽的陰部,陰部的外面有一根繩子,什幺東西?阿熊用手拉了拉,媽媽打了個冷顫,拉住了阿熊的手。

  「熊哥,不要,我今天不方便,等我方便的時候好嗎?」開什幺玩笑,都已經走到現在這一步了,你叫阿熊停手,怎幺停的下來?阿熊拉開媽媽的睡裙,看著那片讓阿熊嚮往的聖地,嗯,內褲的底部有一片紅的,阿熊想起了廁所裏的那片衛生巾,紅紅的經血刺激著阿熊的神經,阿熊心裏一點都不覺得髒,頭猛的鑽到媽媽的裆部,那熟悉的鐵鏽味和尿騷味又一次鑽進了阿熊的鼻孔,媽媽用手使勁的推著阿熊的頭,說著:「不要,熊哥,不要,我那裏很髒,不要這樣。」阿熊不顧媽媽的阻攔,伸出舌頭,舔著媽媽的陰部,腥鹹的味道再次迴蕩在阿熊嘴裏,媽媽的阻攔逐漸變小,還在做著清掃運動的阿熊的耳邊傳來了媽媽的輕輕地哭泣聲。

  「熊哥,不要,髒啊,啊……熊哥……你舔死我了……我的心肝,你就不嫌我髒嗎?嗚嗚……我愛死你了!你對我太好了,我以後什幺都聽你的,你要我幹什幺都行……嗚嗚……不行了,好舒服……我要來了……嗯……寶貝,快舔……要來了……啊……來了……」隨著媽媽的一聲輕呼,她的手猛的拽緊了阿熊的頭髮,身體一陣陣的顫抖著。

  把混合著媽媽經血的一口唾液嚥了下去,阿熊擡起頭,看著媽媽:「媽媽,舒服嗎?」「嗯,好舒服,我好愛你,以前就從來沒這樣對過我,熊哥,你不嫌我髒嗎?」媽媽用手撫去阿熊頭上的汗,眼睛裏充滿了柔情,就像妻子看著自己的丈夫一樣。

  「怎幺會?王姐一點都不髒,只要是王姐身上的阿熊都不嫌!」阿熊抱緊了媽媽,手在媽媽的胸部遊走,媽媽的胸部不大,不過彈性依然,阿熊揉搓著媽媽的乳頭,下面的雞巴撐的老高,很想就這幺插進媽媽的屄裏,不過,聽說女人經期的時候做愛好像對身體不好,現在一定要穩住,要讓媽媽感覺阿熊是真正對她好,以後再慢慢調教她,呵呵。

  媽媽看著阿熊撐起的雞巴,臉上一紅,柔柔的在阿熊耳邊說:「熊哥,你光顧我,你自己還沒……」看著媽媽那一臉的春意,阿熊感覺雞巴又漲了幾分,不過還是要堅持住,阿熊輕輕的親了媽媽一下,說:「沒事,只要你舒服了就好,你今天來這個,做了對你身體不好。」「熊哥……你對我真好,我怎幺能只顧自己舒服呢?來,你躺下來,讓我來好好伺候你。」說著媽媽起身,然後拉住阿熊,讓阿熊平躺在沙發上。阿熊躺在沙發上,注視著跪趴在阿熊兩腿間的媽媽,媽媽的眼睛看著阿熊,笑的很風騷很妩媚,慢慢的脫下了阿熊的褲子,阿熊的雞巴得到了解放,一股騷味臉躺著的阿熊都能聞到,媽媽一臉媚笑的說道:「熊哥,幾天沒洗澡了?味道真大,我今天晚上要辛苦了。」阿熊臉一紅,不好意思的說:「王姐,要不阿熊去洗洗吧,兩天沒洗澡了,這味道是挺大的……」說著就準備起身,誰知道媽媽攔住了阿熊,又把阿熊按回沙發上,用膩膩的聲音說道:「沒事,寶貝,你都不嫌我髒,我又怎幺會嫌你髒呢?

  以後你就是再久不洗澡,我也不會嫌你的,你的雞巴髒了我用嘴幫你洗…」如此甜膩的聲音說出如此淫蕩的話,阿熊的雞巴又硬了幾分……「王姐,你真是迷死人的小妖精。」媽媽聽到阿雄這樣說,微微一笑,就俯身舔上了阿熊的雞巴,不能不說媽媽的口技真是一流的,先用小舌頭在阿熊的睪丸上舔,接著把睪丸整個含在嘴裏,舌頭在嘴裏把阿熊的睪丸捲過來捲過去,小手摸著阿雄的屁股,手指就在屁眼旁徘徊,真是刺激。媽媽吐出睪丸,舌頭順著睪丸繼續往下舔,來到了會陰處,用眼神示意阿熊把腰擡起來,阿熊心裏激動,今天晚上剛搞定媽媽,就能享受到舔屁眼?這個騷媽媽還有多少值得阿熊去開發?阿熊按著媽媽的示意,擡起了腰,屁眼完全的暴露在了媽媽的眼裏。媽媽用手套弄著阿熊的雞巴,舌頭來到了阿熊的屁眼附近,在屁眼的周邊劃著圓圈,阿熊閉上了眼睛,嘴裏發出了低低的呻吟,太舒服了。緊接著就感覺屁眼上一熱,一個滑膩的物體在阿熊的屁眼上跳舞,甚至還有往裏鑽的趨勢,果然,媽媽的舌頭頂進了阿熊的屁眼,啊!這就是毒龍鑽嗎?實在是太爽了,媽媽的舌頭就像在打洞一樣,一進一出,阿熊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一股麻麻的感覺順著頸椎由上而下,小腹裏一股火在燃燒,阿熊知道,阿熊要爆發了,媽媽發現了阿熊的異常,知道阿熊要射了,于是停了下來,用那種很媚的眼神看著阿熊,舌頭還在嘴唇上舔來舔去的……急的阿熊是心癢難撓,挺著雞巴想靠近她的嘴:「王姐……別啊,快……繼續……阿熊想要射。」「寶貝,別急,我會讓你很舒服的,如果那幺快就射了,就不好玩了……」說著,媽媽又俯身用嘴包住了阿熊的屁眼,使勁的吸了起來,阿熊甚至能聽到「咻……咻……」的聲音。快感再次包圍了阿熊,雞巴上已經冒出了大量的透明粘液。

  媽媽看到阿熊的樣子,放棄了對阿熊屁眼的攻擊,轉而又從屁眼往上舔起,來到了陰囊部位,用舌頭舔著,時不時還用牙輕輕的咬一下,爽的阿熊是只抽冷氣……「王姐,一會要阿熊射哪裏呢?」阿熊看著媽媽的臉問道。媽媽笑著打了阿熊一下,說道:

  「老色狼,你想射在哪裏呢?」「呵呵,我當然想把精液射在王姐的小嘴裏咯……王姐,你一會能吃給阿熊看嗎?阿熊好想看王姐吃阿熊的精液的樣子,一定會迷死阿熊的!」媽媽臉微微一紅,說道:「老色狼,那幺變態,喜歡看人家吃精液,」阿熊一看有門,「好啦,剛才我就說過了,我以後說明都聽你的,你要我幹什幺都行!」媽媽說道。

  「這幺說王姐就是答應了,太好了,呵呵,愛死姐了。」媽媽白了阿熊一眼:

  「你這個老色狼,我是前世欠你的,真是個小冤家。」說完又繼續埋頭苦幹。

  雞巴上的粘液已經順著雞巴流了下來,媽媽見狀,立即用舌頭截住了下滑的粘液,順勢往上,舌頭不停的在棒身上舔著,就是不碰阿熊的龜頭。看阿熊實在忍不住的表情,媽媽妩媚的一笑,終于張嘴含住了阿熊的大龜頭,舌頭在龜棱處輕掃。

  「啊……媽媽,你好會舔……阿熊……阿熊要不行了……啊……要射了……」爽到極點的阿熊,手按在媽媽的頭上,一下一下使勁的頂著,只頂的媽媽兩眼發紅,淚珠在眼眶裏打滾,嘴裏發出「嘔……嘔……」的聲音。媽媽知道阿熊要射了,伸手使勁握住了阿熊的雞巴根,擡起頭,淚眼朦朦的看著阿熊,嘴角和龜頭之間扯出了一條透明的銀絲。「寶貝,先別射,再忍一下,射的會多一點,媽媽想多吃一點你的精液。」被媽媽的手一握,阿熊要射的慾望暫時消退,聽著媽媽說出這幺淫蕩的話,阿熊激動的熱血澎拜,大雞巴聽的一突一突的……「王姐,以後阿熊每天都餵你吃阿熊的精液,好嗎?」更淫蕩的話脫嘴而出。「嗯,我以後天天都吃給你看,直到你厭煩爲止……」「怎幺會,阿熊一輩子都不會厭煩的,因爲阿熊最愛你了,呵呵,快,王姐,繼續,這次一定要讓阿熊射出來,阿熊忍的好難受。」媽媽聽阿熊這幺一說,又開始對阿熊的雞巴發起進攻。

  「啊……好舒服……王姐……王姐你好會舔……不行了……阿熊要不行了……要射了……啊……」雞巴在媽媽的小嘴裏再次膨脹,快要臨近噴射的邊緣了,阿熊猛的從沙發上跳起來,一把抓起媽媽,一手扶著媽媽的頭,一手握住雞巴快速的套弄著……「啊……要出來了,王姐……快……快張嘴……阿熊要射了……」媽媽聽話的張開嘴,舌頭還舔著嘴唇,眼睛帶著一種渴望的神情望著阿熊,臉上帶著嬌媚的笑容,兩手托著阿熊的睪丸,淫蕩的說道:「熊哥,我好想吃你的精液,快,射給我吃,姐好愛吃你的精液,要瞄準哦,不要射在外面浪費了。」咝……好淫蕩的話語,阿熊再也忍受不住,精關大開,一大股濃稠的帶著點黃色的精液全部噴進了媽媽的嘴裏,害的媽媽小嘴都快要包不住了。射完後的阿熊,一身通泰,看著還跪在面前的媽媽,媽媽也用淫蕩的眼神回望著阿熊,張開小嘴,向阿熊展示阿熊的成果和精華,小舌頭還在嘴裏一攪一攪的,就像混合了黃油的煉乳。

  「王姐,慢慢吃下去,阿熊想看你一點一點的吃。」媽媽聽後,嬌媚的瞟了阿熊一眼,小嘴一閉,喉嚨輕微的動了一下,再張開嘴,用舌頭繼續攪拌,看的阿熊的雞巴又有擡頭的迹象。就這樣,媽媽把精液子在嘴裏玩了近十分鍾,才一閉口,只聽見「咕嘟……」一聲,把精液全嚥了下去,再把阿熊的雞巴含在嘴裏,好好的清洗了一下。「呵呵,媽媽,好吃嗎?阿熊的精液好吃嗎?」阿雄笑的很淫蕩。「嗯,熊哥的精液最好吃了,又香又濃,膩死人了,媽媽最喜歡吃了,以後每天都要餵媽媽吃哦,媽媽上面的小嘴要天天吃,下面的小嘴也要天天吃……呵呵」「以後阿熊會換著花樣讓媽媽吃的哦,媽媽會吃吧?」「嗯,只要是熊哥的,怎幺吃都可以,吃什幺都(叁)臥房。媽媽溫順的躺在阿熊的懷裏,可愛小巧的舌頭在阿熊的乳頭上遊走。「熊哥,你會不會覺得姐是個淫賤的女人?」「呵呵,那有什幺?姐越是淫賤阿熊越是喜歡。」媽媽小臉一紅,緊緊的抱住阿熊道:「熊哥,你好愛你,你以後不能不要我啊。」「放心吧,姐,有你這幺個老騷逼,我怎幺會不要呢。」阿熊一邊揉搓著媽媽的屁股,一邊說道。

  正玩的起勁,一股尿意湧上。「姐,阿熊去方便一下。」說著從床上坐起。

  「等等。」媽媽伸手把阿熊推倒床上,拉過被子替阿熊蓋好,擡起頭用嬌媚的眼神看著阿熊。阿熊正在疑惑,就聽到媽媽說:「熊哥,夜裏涼,你就不要下地了,讓我幫你解決……」「你幫阿熊解決?什幺意思?」阿熊嘴上這幺說著,但心裏卻充滿了激動,難道媽媽會像潘金蓮對西門慶那樣的對阿熊嗎?「熊哥,你說過,只要是你的,不管什幺媽媽都可以吃……一會你就尿我嘴裏,我會爲你喝下去的!

  不過你要慢慢尿哦,媽媽怕自己喝不了那幺快……今天晚上我就含著阿熊的小熊哥睡了,好嗎?」媽媽用嬌媚的眼光看著阿熊說道。「姐,你真是太騷了,阿熊實在愛死你這個小騷貨了,你放心吧,阿熊會慢慢尿的,你就好好品嚐吧……呵呵」「討厭,說人家是騷貨,人家還不是因爲太愛你了才這樣的……」媽媽輕輕的打了阿熊一下,就順著被子往下滑,來到了阿熊的大腿間,頭枕在了阿熊的大腿上。

  由于蓋著被子,看不到媽媽的表情,不過阿熊能想像到現在媽媽的臉一定是紅透了。

  接著阿熊的雞巴就進入了一個溫暖的空間。是媽媽的小嘴,靈巧的小舌頭還在阿熊的龜頭上輕輕的舔著。阿熊閉上眼睛,小腹微微用力,一股尿液沖入了媽媽的小嘴。

  「咕嘟……咕嘟……」媽媽一邊吞嚥著尿液,一邊用小手輕輕的撫摸著阿熊的睪丸。

  由于要掌握速度,一泡尿起碼尿了2分鍾才尿完。阿熊隔著被子,用手拍拍媽媽的頭,示意媽媽阿熊已經尿完。「嗝……」媽媽打了個嗝。阿熊聽到後不由笑了起來,媽媽聽到阿熊笑,用手掐了阿熊的大腿一把,又把阿熊的雞巴含進了嘴裏,輕輕的吮吸起來。

  阿熊閉著眼睛,感受著雞巴在媽媽嘴裏的溫暖舒適的感覺,心裏盤算著明天該怎幺玩弄這個淫蕩風騷的媽媽,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的大學生活之偷窺紀        被刀指著操阿姨       我對14歲的女兒        一個暗娼的真實生活       喜歡公公操我
大豪乳蕩婦        肛交處女姐姐的屁眼        淫母勾兒,女色父親        醉後女主播
姐姐與我      
久久精品无码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