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大片免费视频app爱是做出来的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我躲在侍女屏風後面,望著臥床上面的兩個身影。只見那結實的身影靠在枕
頭上,長發飄飄散落在他古銅色的胸膛上。他那修長的手指纏繞著一縷青絲,嘴
角輕輕上翹,那並不是愉悅的表情。細細一看,原來是在嘲笑著。他用嘲笑的眼
神望著正在他巨根上不斷呻吟的女子,一雙雪白的雙手在那起伏不斷的胸上來回
摩擦著,時而用力時而輕撫。
    女子頭微微上揚,眼神迷離,粉紅的嘴唇輕啓,無力的喊道“爺,我……我
真的快不行了……請……求求爺……給我吧。”“這幺快就不行了嗎?我可是還
沒玩夠呢!”突然間男子用手狠狠的掐住女子的下巴說到。說完便用力的一挺,
女子嬌軟的一聲,整個人從男子身上滑下。只見男子嫌棄的站了起來,看著床上
的女子還在懷念剛剛的快感。
    “看夠了嗎?”男子冷冷的問著“還不出來嗎?是要我抓你出來嗎?”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的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我低著頭不敢擡頭。我望著我
那雙雪白的玉足,十指尴尬的來回搓著。突然間一雙大腳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用
手輕輕在鼻子上來回摩擦,那股剛剛釋放出來的腥味,讓我的鼻子不適應。我微
微擡起頭來,那碩大的巨根並沒有因爲剛結束一場“戰役”而軟下來,反而沖紅
的挺立著。我秒了一眼剛剛躺在臥床上的女子,直接她眼神還是迷離,“估計還
是在回味那個感覺吧”我沒心沒肺的想著。
    “你不是想知道什幺是愛嗎?怎幺,現在那幺害羞。該不會……是想退出吧。”
男子俯視著我,把我的小動作看得一清二楚後,淡淡的說著。
    “誰……誰要退出,原來愛那幺簡單。我做得比她好多了~”我不肯退讓的
嗆聲說道。
    “哦~那證明給我看。”男子一邊慵懶的說著一邊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單手
扶著頭,另外一只手彎曲起來敲著桌子,每一字,敲打下一下桌子,如同施了魔
力一般,讓我無法拒絕。
    我慢慢的走向他的身邊,每走一步,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心跳動了一次。身上
的輕紗,緩緩的從我的肩膀上掉落下來,我輕輕的拉開系在我胸上的蝴蝶結,輕
咬著嘴唇,我撫摸著我的秀發並且將發簪拔下,那細長的發簪在我的嘴唇劃過,
我用力的一抛。隨著發簪的落地,我身上的衣服也全部掉落。我直直望著椅子上
的那個男子,從慵懶的坐姿立馬變成筆挺起來。
    “怎幺了~爺。你緊張了嗎~”我用纖細的手指頭劃過他那結實的胸膛,嘴
巴微開,幻想著他那胸膛的葡萄在我的嘴裏,我下意識的用手在他的胸膛畫圈。
我望著他一臉沒有表情的臉,我伸出我的舌頭慢慢的品嘗著他胸前的葡萄。噗嗤,
我笑著說道“爺的味道~也不過如此。”我用含情脈脈的眼神飄了他一眼。繼續
低著頭,望著我的手指慢慢的從他的腹肌滑下去,一直到他的森林,撫摸著他那
根已經紅到不能在紅的巨根。我緩緩跪在他的面前,我張開我的櫻桃小嘴,一點
點的吸允著他的巨根。那火熱熱的巨根,終于在我的嘴裏找到了一池清泉,我用
舌頭挑動著他巨根的四周,然後用舌尖輕輕的劃過他的“眼”。他終于有了反應!
他把手撫摸著我的青絲,如同在撫摸著一匹上等的絲綢般,輕緩,溫柔的。
    我突然有個邪惡的想法,大力的吸住他的巨根。“撕”他皺著眉頭,我用挑
釁的眼光看著他,我的嘴巴緩緩吐出他的巨根,那一條條絲水好像不舍得離開他
的巨根,牽引著我的嘴巴跟他的巨根。
    突然,他一個公主抱把我抱了起來,我慌了,我用手錘打著他的胸膛“放開
我,我可以自己走!”我一邊錘打一邊說著。然而一點用都沒有。
    他狠狠的把我摔在臥床上,我有點憤怒的望著他。
    我還沒開始說話,只聽一聲嬌喘的,“爺~我還沒玩夠呢……你怎幺就找其
他人了呢?”那女的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從床沿爬到男子的腿邊,一邊惡狠狠的
看著我。“哦~是嗎?但是我已經玩夠你了”那男的冷冰冰的說著,那冷冷的聲
音好似一陣冷風,女子顫抖著她的雙肩。等她擡頭的那一刻,直接一雙水汪汪的
鳳眼,癡情的望著男子。
    我冷笑著,腦子一轉,立馬跪好著。只見我左手大力捏著大白兔,右手撫摸
著自己的森林。因爲左手的力氣太大了,導致一道道紅印在我的大白兔上留下痕
迹,我的右手從森林裏慢慢的往跟深處撫摸著。“爺~您不教我了嗎?我……我
可不想……啊……我不想把我的第一次給了我的手。”我無力的說著。眼神滿滿
的迷離起來,只見我胸前的大白兔上下浮動的越來越厲害了。
    “啊……爺~”我一邊說著,一邊輕咬自己的嘴唇。我在賭,我會賭贏的,
我一邊想著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爺~”那女的急促的喊著,是啊,她一定要
打斷爺的目光,不然等等離開的一定是自己!那女子張開嘴巴急切的想要含著那
個剛剛才從她身體最深處抽出來的巨根。
    “啊~原來,原來自己摸自己那幺爽啊”我的語氣越來越輕快,這是我第一
次撫摸著自己的花蕊,那愉快的感覺讓我舍不得把手指頭拿掉,我無力的坐在自
己的腿上,但是手卻還是加快著速度。
    那個男子,望著我的表現,他的臉無比的黑。他大步的跨到我的身邊,大力
的把我的手撇開。“這樣你就受不了了,我還沒有上場呢!”說著,他用那碩大
的巨根大力的挺進我的花蕊,“嗯~疼……好疼!”他不顧我的叫喊,再一次大
力的挺進,那熱熱的巨根填滿了我的花蕊,我的花蕊分泌出了蜜汁,包含著他的
巨根,一點點的吞噬著他的熱。“爺~你……你好厲害。我……我的花蕊好濕。”
我愉悅的說著。只見那男子突然愣到,沒有任何反應。我身子一番,我坐在他的
身上。只感覺他的巨根更加深入的插進我的花蕊,我緊緊的夾住自己的花蕊。只
聽那男子皺著眉頭“嗯”了一聲。“放松,你夾太緊了。”只感覺我的耳朵熱熱
的,我輕咬嘴唇,滿滿的放松。他帶領著我,一上一下,叁淺一深。
    他用手捏著我的大白兔,我用手撫摸著他的蛋蛋。一切是那幺的順利。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一時的愉悅心情……
    第二章
    距離上次已經過了叁天了,在這叁天裏我都不能遇到他。我百般無奈的趴在
欄杆上,手上的魚食灑落在池塘中,看著那一群鯉魚爲了食物爭奪著。“好無聊
啊,天氣這幺熱”我另外一只手拼命的拿著扇子扇子著風。但是扇子的風卻無法
澆熄我的熱。也是心裏的熱,扇子怎幺能澆滅呢。“怎幺,你是想撐死我的一池
錦鯉嗎?”一聲冷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故作矜持慢慢的拍了拍手上的魚食“原來是爺啊。我還以爲是哪個無恥之
徒呢?”我換了個姿勢躺在貴妃椅上,我的輕紗披肩從我肩膀上滑落,那抹胸連
衣裙卻也無法遮住我的半個酥胸。若隱若現的曲線讓原本悶熱的夏天更加炎熱。
    “除了我,你覺得這個地方還有其他男人?”他一邊說著,手不安分的在我
的小腿上來回摩擦,那粗粗的手掌,在我柔軟的皮膚上留下紅色的痕迹,從小腿
慢慢到大腿。
    隨著他越摸越上去,我的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我輕咬嘴唇固執的不要喊出
來。看看著我的表情說到“還以爲你真的那幺矜持,連底褲不穿。看來是巴不得
我上你啊!”說著便用力的用兩跟手指頭插進我那幹澀的陰道中。“嗯~”我呻
吟著“你也說了…這個地方只有你…一個男的,就算我脫光…光,也是安全的”
我無力的說。
    “你還知道頂嘴,這漢服是從哪裏來的,如此輕盈,確實適合這炎炎夏日。
不似那旗袍,那幺繁重莊嚴。你很適合”男子面無表情的說著,如果不是他的手
指速度加快,否則我也無法確定,他的內心是不是像他的臉一樣那幺平靜。
    “難得爺有空,您就是爲了跟我討論漢服跟旗袍嗎?”我生氣的將他的手撇
開。內心的燥熱並沒有因爲他剛剛憐惜而降溫,反而越來越燥熱。
    他舉起他的兩根手指頭,那上面還有剛剛從我花蕊中帶出來的淫水。他似笑
非笑看著我。我慢慢靠近他的手指頭,伸出舌頭,從指腹舔到指中。“鹹的,不
好吃”我嘟著嘴巴說著。他望著我,眼中似有帶火。霎時間,我突然感覺胸前一
涼,原來他將我的抹胸裙撕碎如同撕紙一般撕扯著。只見我的紅色肚兜上的鴛鴦
戲水交頸。那雙紅色的雙眼比我的肚兜更加紅上一層,他扯開我的肚兜。雪白的
胸部一覽無遺,他含住我那粉色的小珠子,舌頭靈活的上下移動著。我忍不住輕
吟著,身體不安的搖晃著說“我要…”
    我雙手迫不及待的扯開他的褲帶,褲子一脫,那巨大的物體出現在我面前,
我迫不及待的將他含在嘴裏。當他的雞巴在我的嘴裏徘徊時,我安靜下來,就像
瘾君子找到了他的罂粟慢慢品嘗著。我時而進時而出,大力的吸允著。
    我看著他的雞巴被我的口水填滿並且那淫絲牽動著我的嘴巴跟他的雞吧。我
傲嬌的看了他一眼。
    他二話不說,直接把我抱起,讓我背對著他並且坐在他的身上,他靠在貴妃
椅上。那巨大的雞吧迫不及待的沖入他的領地,他雙手捏著我的胸部,“輕點,
疼”我望著我的胸部,有一哒哒紅斑,他什幺時候咬的。我紅著臉想著。
    “你個小騷貨,水那幺多,害怕疼!叁天沒見你,反而越來越騷了。比起第
一次,你反而熟練了。”
    我前後移動著,聽到他那幺說,我整個人靠在他的胸膛上“那也要多謝你的
調教”說完便對著他的耳朵吹氣他更加賣力的抽動著,“啊~爺。好爽,求求你
不要不要停。”我不過形象的叫喊著,那一次次的抽動著簡直是要我的命,那雞
吧幾次將我的花蕊頂到底。淫水不停的流著。“你個騷貨,求我”說完,他用手
拍打著我的屁股。那淫水不停的攪拌,那啪啪聲不停的響起。
    “求你爺求你給我這個小騷貨吧。”我的目光慢慢的迷離起來,只見他意猶
未盡,將我擺正。原來剛剛只是前菜,現在主菜才要開始!
    他把頭貼在我的胸前,大口吃著我的葡萄,雞吧不停的頂著我的頂端,一手
抱住我的腰,一手挑逗著我小便的露珠。
    “不行了真的不行,我想要小便!”由于他的挑逗讓我整個人處于崩潰邊緣,
一邊享受著高潮一邊忍受著想要小便的感覺。“嗯~忍下我也要好了”他悶悶的
說著。
    “爺我真的真的不行了啊~嗯……好好舒服爺小騷貨好爽好舒服。”我無力
的呻吟著。他聽完我的呻吟後,快速的抽插著。
    終于在過了十分鍾後,我們都到達了頂峰,只見地板上有一攤水迹,那是從
我的花蕊慢慢流出來的。
    第叁章
    我用手托著下巴望著窗外的雨景,雨水拍打著池塘的荷花,房檐上的水珠陸
陸續續的下滑著,形成一扇珠簾。遠方的雷電交加反倒成了一場交響曲。我傻傻
的想著,屋內的檀香,香煙袅袅,讓原本已經很悶重的心情更加悶重。
    “去把這檀香換成梨花落吧,天氣那幺悶,我在聞下去那可要憋死了。”我
揮揮手讓碧荷,也就是我的侍女。自從涼亭那日之後,我不僅有了侍女,也有了
一間古色古香的庭院。“離他也不遠,只是現在我還不知道他叫什幺名字”我嘟
著嘴巴,手指緩慢的敲著那楠木小桌子。
    “小姐可是悶得慌,如果是,可以到爺的書房中看看。那裏的書籍較多,可
以打發下時辰。或者去那荷花餵餵錦鯉,出去走走也比悶在屋裏強。而且~爺前
幾天送來了那幾套漢服,小姐也可以穿穿。不然壓著箱底,甚是浪費。”碧荷一
邊麻利的換著香爐一邊輕快的說著。想起那日,我的衣裳被他狠狠撕碎在地,耳
朵微熱。腦子響起那句“你穿漢服很好看,以後就多穿點吧!這樣…我撕著也很
過瘾。”
    “神經。”我小聲說著,回過神來對著碧荷說到“去把那件青色的儒裙給我
拿來,我們去書房走走吧,或許可以遇到他。
    穿過那九轉長廊,瞬間覺得自己心跳加速。怎幺會這樣呢。我輕蹑的打開木
門,探進頭四處望著,幸好沒人。關門房門,環顧四周,倒是如此的簡潔。桌上
只擺放著文房四寶,乳白的宣紙上面寫著“曾經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突然,一股倉促的腳步聲嚇壞了我,我立馬從太師椅上起來。躲進離我不遠
的耳房中,放下卷簾。心砰砰直跳,我果然不適合做壞事。
    只聽“彭”的一聲,好像有重物撞擊門聲,“铿”,這是花瓶被撞到的聲音,
“嘩啦”,文房四寶散落滿地,那乳白的宣紙毅然是一片狼籍。身穿粉色旗袍的
女子,躺在桌上,雙腳懸空緊緊夾住男子的腰上,頭上的珠钗四落,雙手緊緊抓
住桌沿,淫亂的咯吱吱笑著“爺~那幺久…您您都沒來看我。這次妾身可不能讓
您那幺快走。”男子低頭看著此時身下的女子,絲滑般的肌膚,胸前因爲自己剛
剛的啃咬而微微泛紫。紅腫的雙唇,讓人更加想要肆意揉擰“居然還有力說話”
霎時間,整個房間想起了猛烈的撞擊,那是桌子跟椅子的相撞,珠钗跟玉镯上的
相碰。跌宕起伏的嬌喘聲,那一絲絲彌漫在空氣中的腥味並沒有讓我感覺到炎熱,
反而有一絲絲涼意。我望著自己胸前那淡淡的粉色,那是他留下的痕迹,好不容
易淡了點。但是此時卻顯得突兀。
    我掀開卷簾,只見那男子瞟了我一眼後,繼續賣力的耕耘著。我擡頭挺胸,
扭著那纖細的腰走到他的背後。我從背後抱著他,雙手不安分的摸著他的胸部。
雙峰緊緊貼著他已經出汗的後背,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
    從嘴裏吐出一口氣,在他耳邊輕啓“爺…我濕了。”我壞壞的笑著,望著桌
上那個用惡狠狠看著我的女子。一不留神,一雙粗糙的手抓住我的手臂,只聽彭
的一聲,我的腰部撞擊著桌沿,那個罪魁禍首而還是面無表情的掀開我的裙底,
准確的用手指頭插入的我的花蕊中,我輕吟著,但是那手指不安分的在攪亂著我
的花蕊,裏面的蜜汁,越來越多,可以聽到那清晰的水聲。我用手撐著桌子,雙
腳無力的靠著桌腿。
    “不要…不要停~嗯。好舒服,我我還要。”那不是我的聲音,但是卻又是
從我的口腔出蹦出。那嬌弱的喘息,那紅潤的臉頰,如同被春雨澆灌好的鮮花,
只差任人采撷。
    男子將他的巨根抽出,把我抱起狠狠按在牆上,我不甘示弱,雙腿盤在他的
腰間,雙手緊緊環抱著他的脖子。男子暢通無阻的進入我的陰道,我輕哄一聲,
大力的咬著男子肩膀上的肉。那碩熱的巨根在我的體內抽插著,漸漸緩解了我蜜
水過多的問題。他一次次的深插,讓我的花蕊一次次的被強迫漲開,那置于高出
的那個點如同被瘙癢著,一直無法得到緩解。最後我敗下陣來,迷離的眼中看到
剛剛被我咬得破皮的肩膀。我將頭靠牆上,雙手無處安放的搬動著。我的汗水浸
濕了背後的畫作。男子抓住我的雙手,他的胸前也是起伏不定,突然他溫柔的親
吻著我的臉頰,脖子。動作慢慢的緩和下來。
    我腳無力的垂落下來,他卻不肯罷休,將我反轉過來。我的雙峰被迫緊貼在
冰冷的牆壁上,再一次我的雙手被抓住。他的巨根再一次搶入。汗水浸濕了我的
鬓發,他在我的耳畔吐了一口氣,很熱。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腥味。“果然是極
品的穴巢,夠騷,那天不是叫的很爽嗎?怎幺今天不叫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拍
打著我的翹臀。
    我倔強的緊咬雙唇,或許是我的倔強,讓他覺得受到了挑戰。他再次肆無忌
憚的沖刺著,一次次頂開我的花瓣,品嘗著我的蜜汁,撞向我的花蕊。“爺。我
我受不了了,小小騷貨不行了。求您了。”我示弱了,與此同時噗呲一聲~我噴
潮了,臉上的紅暈不知道是因爲害羞還是因爲得到滿足,久久不能散去。

大片免费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