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女人下面夹得很紧不该同情谢若林:他为了金条可以出卖一切,这手段看着不眼熟吗?

精彩内容:

不知道爲什麽,有很多人都很認同《潛伏》中謝若林的做法,甚至說這個人的做法無可厚非。可是筆者見景生情有感而發,在此要提出兩個問題:謝若林把自己當成情報商人,可是他是商人嗎?賣情報等于出賣戰友性命,這手段看著不眼熟嗎?

?首先咱們來看看謝若林的真實身份。

謝若林是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真實身份的,余則成所在的軍統已經改成了保密局,謝若林所在的中統改成了黨通局,爲此吳敬中還進行了調侃。

吳敬中講段子,連自己都不放過。軍統改成保密局的時候,有下屬擔心自己會被裁撤,吳敬中一本正經地回答:“今天晚上我回去問問老天爺,明天告訴你們!”

調侃了自己的軍統,吳敬中當然也不會放過中統,他對余則成明知故問:“中統,中統改了個什麽狗屁名?”

?余則成一本正經地“捧哏”:“黨通局。”

謝若林就是這個黨通局的資深特務。

跟余則成隱藏自己的保密局(軍統)特務身份不同,謝若林認爲自己就是一個商人,黨通局就是他的一塊金字招牌。

翠平沒必要被嚇得把餃子掉進醋碗,穆晚秋也沒必要胳膊肘向外拐給余則成使眼色,因爲從生意角度考慮,謝若林並不認爲自己需要隱藏身份:“實不相瞞,兄弟我是在黨通局聽差的。”

其實當時的穆晚秋是知道余則成是保密局特務的,她討厭謝若林,並不因爲謝若林是特務,而是討厭他“錢孫子”的做派。

?讀者諸君都知道,軍統中統也好,保密局黨通局也罷,其實就是凱申物流的兩只眼睛兩把刀。自從戴老板和“二陳”不管之後,基本就變成了瞎子和傻子,因爲這兩個機構裏的人,都開始把主義變成了生意。

謝若林的“前輩”、“經濟檢查團”副團長季偉民利用手中權力,在銀行大做違法生意,東窗事發後畏罪潛逃,結果黨通局嘴上喊抓,卻不見實際行動,這才給了吳敬中和余則成機會——那個玉座金佛,就是“抓捕”季偉民的“意外收獲”。

余則成立功,吳敬中獲寶,皆大歡喜。在吳敬中和余則成眼裏,替黨通局清理門戶,就是他們的一樁生意。

?接下來咱看看謝若林做的是什麽生意。

吳敬中余則成早就把保密局的工作當成了生財之道,而謝若林則更進一步,爲了金條和美鈔,他什麽都可以出賣。

有些人對謝若林的“金條龌龊高尚論”津津樂道,但不知大家想過沒有,謝若林面前的金條,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

謝若林金條上的鮮血,有余則成戰友的,也有謝若林戰友的。這個精致利己主義者,爲了金條可以出賣一切,包括他曾經的理想信念,包括戰友們的行動計劃。謝若林可以爲了一根金條,而把戰友送到必死之地——這樣的人,還有什麽可洗白的?

?最後再看看謝若林的危害和結局。

謝若林什麽錢都敢賺,按理說這是一個可以收買的對象,但是余則成爲什麽一點策反的心思都沒有呢?原因很簡單:謝若林就是只認金子不認人的害群之馬,他可以坑害凱申物流,那麽他也可以爲了金子出賣任何人,這種人按照燕雙鷹的說法,只有死才是改變他們的最好方式。

謝若林絕不是什麽好人,他可以跟余則成合作,也可以跟李涯合作,雖然他知道余則成弄走了穆晚秋,也知道李涯打心眼兒裏瞧不起他。

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謝若林最後還是死了,而且死不瞑目:“只要你一槍打不死我,我又活了過來,我們還可以做生意!我賣西瓜你嫌貴,你就殺我呀?”

謝若林可能到死都沒明白:你偷著賣掉的不是西瓜,而是人命!

?有人爲謝若林之死感到惋惜,可是如果謝若林不死,又會有多少無辜之人會死?

文章最後,再把重要的問題強調一遍:謝若林把自己當成情報商人,可是他是商人嗎?他應該算是級別不低的官員;他出賣的僅僅是情報嗎?不,他出賣的是戰友的性命。

至于謝若林的手段看著是否眼熟,那得有請睿智的讀者來回答——看電視劇和文章不能只看熱鬧,還要知道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筆者上午寫的一篇稿子,就有很多人都沒看出來其中的含義,也許是筆者筆法拙劣,也許是話說得還不夠明白,但是看看謝若林的做法和結局,聰明人總會悟出一些什麽來的…… 女人下面夹得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