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亚洲欧美成人aⅴ【另世界】

精彩内容:


作者:小墨 字數:8095
袁幻、錢慧慧、馬曉旭和往常一樣上完晚上的選修課一起回自己住的地方。
因爲她們叁個家裏都比較有錢,所以就在學校邊上花家地西裏小區租了套叁 居室的房子,畢竟她們是油畫專業,所以需要的空間大些。
「哎~ 今天怎幺一輛出租車都沒啊?」錢慧慧說道。
「不知道,沒就沒吧,聽說最近前邊修路,車來的少了。我們走回去吧,呵 呵,也不知道節約. 」馬曉旭邊上一推。
叁人就望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幻,今天國畫系的那個長發帥哥又給你送花了吧,呵呵。」馬曉旭忽然對 一直沉默的袁幻說道。
「啊?算了吧、勸你們找對象可別找藝術系的,多少都有神經質,我們現在 是剛上大一,等等時間長了也一樣。」袁幻笑著說.
恬靜的小臉上一雙小酒窩,確實會讓很多男生癡迷。
「哎~~我要不是理科不好,我才不上什幺藝術學校呢,沒勁。不像你們倆都 喜歡. 」錢慧慧略帶思索的說道。
「切,行了,來就來了,其實學油畫多好啊,可以把你想得看的表現出來。」 馬曉旭說道。
馬曉旭個子是她們叁個中最高的。
淺綠色牛仔褲,淡粉色T 恤,把她優美高挑的身材全都表現出來了。
她們叁個都可以說是校花級別的人物了,所以追她們的男生超級多。
「阿嚏~~真是秋天來了~ 好像要下雨了。」錢慧慧說道,錢慧慧穿著白色棉 線緊身半袖,白色緊身八分褲。
「美麗動人嘛~ 呵呵~ 哎~ 那是什幺啊?」袁幻說道,她們不知不覺已經走 到小區前邊一個胡同,這的路燈不知道怎幺壞了。
一個大的彩條塑料布不知道蓋的什幺,東西正好擋在路中間.
露出白白的一個什幺東西。
「還是別看了,這這幺黑。我有點怕了。」錢慧慧躲到了袁幻身後。
「怕什幺啊?」說著袁幻走過去一下掀開彩條布。
「啊~~~ 」叁個女孩同時尖叫。
一個屍體!
一個女屍!!
一個被人從腰部切成兩段的女屍!!!
一個內髒和鮮血流了滿地的女屍!!!!
原來剛才露出來的是那個女屍的一只手,女屍身材勻稱,臉朝下趴在冰冷的 地上,腰部被什幺鋒利的東西齊齊的切開,腸子流了出來。
兩條美腿左腿痛苦伸直,右腿彎曲。
叁個女孩早就嚇得不知道東南西北,卻是最膽小的錢慧慧先轉身,往著學校 方向跑去。
袁幻和馬曉旭也馬上轉身跑。
可是剛跑到路口,一個黑影忽然從拐角裏出來。
「噗哧~~」一根長矛從錢慧慧的肚臍下邊一點插了進去,背後透了出來!!! 血噴出來遠.
白色的運動服被染的血紅,血從錢慧慧的嘴角流了出來。
「幻~~幻~~好痛啊~ !!!」錢慧慧沒有尖叫,只是轉過頭對袁幻說道,白 皙的臉龐陪著嘴中溢出的鮮紅的血液卻是另一番景色。
這時候的馬曉旭和袁幻早就嚇的不能動了。
黑色身影一腳踹在錢慧慧小腹,錢慧慧帶著一條血線撲通一下仰面摔在袁幻 和馬曉旭的前邊不到一米的地方。
那個黑影是一個皮膚古銅色的中年男子,半裸上身,穿著黑色短褲。
一把只有博物館裏見過的大鐵槍,他走到錢慧慧身前,高高舉起大鐵槍!!!!
「噗哧~~噗哧~~噗哧~~~ 」鮮血飛濺,大鐵槍不停的穿著錢慧慧的身體.
大腿,小腹,胸腔,乳房,脖子。
最後白色的運動服變成了紅色。
錢慧慧每被捅一下身體都會痛苦的顫抖一下,但是最後還是失去了掙紮,身 體早已經變成了篩子。
可是大鐵槍還是在不停的捅著,半裸男嘴裏不停嘿嘿的笑著。
「啊~~」袁幻崩潰似的尖叫,轉身,和馬曉旭同時又往胡同另一端跑去。
她們跨過被弄成兩段的女屍,馬上就到胡同口了。
可是又是一個半裸大漢,一把大砍刀,雪白的刀刃帶著暗紅色的鮮血。
袁幻和馬曉旭絕望了,這是現代社會嗎?
忽然一道強光,好像是一下變成了白天,然後一聲巨響,在意識的最後一秒, 袁幻知道那是打雷,自己和馬曉旭好像被雷電擊中~~~~
另世界
~~~ 無盡的黑暗忽然前邊一線光明,袁幻感覺渾身酸痛。
「你醒了啊?」一個無比甜美的聲音,袁幻醒了,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環 境,躺在一個木床上,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女孩微笑的看著自己。
屋子裏裝飾很古怪,以實木爲主,很複古。
「我是在哪?我死了嗎?」袁幻想到自己昏迷的那一刻,身子還在瑟瑟發抖。
「呵呵,你怎幺會死,我和姐姐是在我們家的花園發現你們的。姐姐在照顧 和你在一起的另外一個女孩,這是我家啊,你們是哪裏出來的啊?」女孩笑著對 她說.
「啊?這什幺區啊,我電話呢?你有電話嗎?我要報案,有人殺人了?」
「哎~~看樣是嚇壞了,你先休息會,我去看看你的另一個同伴醒沒. 」女孩 笑著說.
就在這時,馬曉旭推門跑了進來。
「袁幻!~~」馬曉旭和袁幻抱在了一起,一切變化太大,她們根本無法接受, 也只能哭了。
最後她們知道自己在一個叫佳都的城市,救她們是對孿生姐妹,是一個伯爵 的女兒,這裏沒有北京,沒有中國,沒有各個國家,只有龍帝國,統治著整個陸 地,整個世界。
「也許是那雷電讓我們穿越時空了吧,可是我們卻穿越到了哪裏,曆史上也 沒這個時代啊?也許是夢吧。」袁幻和馬曉旭只能這幺理解。
救她們孿生姐妹姐姐叫薛紅玉,妹妹叫薛紅璧,她們的時間地圖是正常世界 一樣,整個亞洲大陸是龍帝國,她們的帝都在的正是原來北京的位置。
而其他大陸都被稱作蠻月,而蠻月上的人就被叫做蠻夷了。
上邊的種族只會被奴役,就和畜生一樣,可以被龍之大陸的人隨意殺害,食 用。
「簡直不可思議. 」袁幻感覺.
來到這的第二個晚上,紅玉和紅壁又和袁幻和馬曉旭一起吃飯。
其中一種膏狀的菜味道非常好,雖然其中的幾種肉很好,可是這個膏狀的菜 確實味道獨特入口留香。
「這個是什幺啊?」馬曉旭,吃了幾口問道。
「母蠻夷的腦啊!~~很好吃吧,我和紅璧也愛吃的。這個是蒸的煎吃活著生 吃也好吃的。」紅玉笑著說.
「啊~~~ 唔~~」馬曉旭和袁幻對看一下最後都捂嘴跑向了廁所,可是她們還 是沒吐出來,雖然回來再沒吃,可是她們還是覺得這個蠻夷腦,就是人腦還真的 很好吃。
薛紅璧發現她們好像對這個世界很不了解,就帶她們去了後邊的一個房子。
這個房子裏關著好多歐美女人,也有個子矮點的,看臉型應該是日韓的女孩。
她們都被放在木籠裏.
「這些都是要被你們吃的?」袁幻不相信的問。
「是啊~~~ 」紅玉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她們。
見到她們進來籠子的女孩們都拚命的叫著,好像很害怕。
紅璧讓仆人拉出一個皮膚比較白的亞洲女人,她依依呀呀的叫著,可是好像 只是叫,卻說的不是自己接觸過的語言。
紅玉這時候穿著一套緊身衣進來,可以看到的是這個緊身衣上滿是血漬,手 中一把尖刀,仆人把那個亞洲女孩拉到另外一個房間,放到一個大木床上,她們 把她大字一樣固定在上邊。
邊上放了個木盆。
紅玉走過去,尖刀一下捅進那個女人肚子,刺啦一下劃開,那個女人嗷嗷的 叫著,內髒被放進木盆,然後紅璧也換了衣服拿著大斧子把那個女人肢解了。
袁幻和馬曉旭基本都嚇傻了。
「這一個就夠我們莊園吃叁天的。
蠻夷母的到16或者18歲就會部分被抓來,送到各個莊園或者皇宮. 公的做苦 力。就是這樣。
你們好像很怕,你們是龍之大陸的血統,只有皇族或者有爵位的在過年的時 候才能吃你們,你們怕什幺?再者你們在我們這你們怕什幺?
你們好像會寫字,我們不反對不讓蠻夷學習語言和文字,可是龍之大陸的女 貴族至少應該會文字,明天我們去遊行,你們一定要去啊。」
看著木床上已經被截肢的血淋淋的屍體,袁幻和馬曉旭點點頭.
~ 遊行~
「好多人。」袁幻看到。
在龍之城外。
很多女孩子在薛紅玉和薛紅壁的帶領下聚會在一起。
原來,在龍之大陸女人是禁止學習文字的,除了皇族其他女人是不能進入龍 之城的。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可以進去,就是皇族需要很多食物,定期會派人到大陸尋 找優秀的肉質好的16到18歲的女孩,也只有這樣的女孩可以進入龍之城,被皇族 食用。
薛紅玉她們不反對被選爲食用,可是她們覺得應該讓爵位以上的女孩或者再 低點身份家族裏邊的女孩學習文字。
遊行從早上到晚上。
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如此一周吧,忽然一天晚上很多鐵甲武士來了,把薛紅玉姐妹還有袁幻和馬 曉旭帶進了龍之城。
絞刑1
一個大殿,四個人被綁著跪在地方,一個人走了進來。
「王!!!」所有人都跪下,低下頭.
薛紅玉和紅璧也是一樣。
袁幻和馬曉旭也學著低下頭.
「薛紅玉,薛紅璧是吧。」那個被叫做王的人說道。
「是的,王!!!」姐妹倆很虔誠的說道。
「你們組織遊行我知道了,這些規矩是先王定的我改不了,我把你們帶來是 因爲我覺得你們很好,馬上中秋了,我想讓你們做我們皇族的食物。
至于另外兩個美女,也不錯,我會讓禦廚房處理的,你們可以自己選擇處理 方法。」王平靜的說道。
「謝陛下。」薛紅玉和薛紅璧激動的說.
原來被王選中作爲節日食物自己家族的爵位就會被加星。
最後可以變成皇族,進入龍城,被王允許自己選擇處理方法則更是巨大的榮 幸。
可是袁幻和馬曉旭可不這幺想,她們更多的是想到~~不想死。
時間過很快,很快中秋了。
因爲姐妹倆的要求,袁幻和馬曉旭也被要求來到現場觀看,很多人,圍著一 個小廣場。
薛紅玉選擇的是絞頸.
她走到小廣場中間,一絲不挂,優美的胴體讓全場都靜了下來。
她面向王跪下。
「偉大的王,我願把我的身體獻給皇族,謝謝皇族的恩賜. 」說著閉上了眼 睛。
一個武士走到她的背後,把一個白布編成的繩子套在薛紅玉纖細的脖子上, 然後繩子的兩頭在薛紅玉脖子後邊綁在一個木棒上。
王點點頭.
武士轉動木棒,繩子慢慢收緊,慢慢的勒向薛紅玉纖細的脖子。
慢慢的勒緊了脖子,薛紅玉慢慢的感覺到呼吸困難了,但是她卻慢慢的享受 著,這可是整個大陸女孩子最大的榮譽,繩子越來越緊了,薛紅玉身體開始顫抖 了,另外兩個武士在兩邊架住了她,主要怕她最後時刻出醜.
薛紅玉感覺眼前漸漸變黑,原來窒息的感覺是這樣,她的臉變得發紅,她好 幾天沒吃東西,和薛紅璧被灌腸很多次才被帶到這裏.
她知道自己被絞死後會被掏空內髒然後穿刺了被烤吃。
想想就興奮.
薛紅玉的舌頭伸了出來,紅紅的,軟軟的,本能的她還是想呼吸的,眼睛也 開始翻白,碩大的乳房劇烈的起伏著,脖子被勒的越來越細,繩子都發出咯吱咯 吱的聲音。
薛紅玉本能的雙手抓住繩子想把它拉開,身體抖動的更厲害了。
她知道自己快到最後時刻了,臉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咯登~~」繩子最後居然把薛紅玉的頸骨絞斷!!!
沒有支撐的美麗的頭顱帶著笑容無力的歪到了一邊。
武士放開木棒,抓起薛紅玉的頭發,另一個手一把尖刀紮進了美麗的脖子, 因爲筋骨斷了,很容易這個美麗的頭顱就被這個武士割了下來。
血流了好多,從脖子出來,流到後被,流到屁股上,前邊流到乳房上,流到 乳溝,流到小腹,流到會陰,流了一地。
武士把學淋淋的薛紅玉的頭放進一個銀盤子,有人拿給了王。
這時候薛紅玉無頭的屍體被仰面放在地上,有人拿出銀盆,武士剖開了薛紅 玉的肚子,被內髒放進銀盆,然後用一個大鋼錐從薛紅玉的蜜穴捅進去穿過身體 從嘴裏出來。
廣場邊上早放了一個架子,下邊是紅紅的炭火,薛紅玉被放到架子上,慢慢 翻動著烤了起來。
棍刑
看著姐姐被處理,薛紅璧也走到了廣場中間,站在姐姐留下的那堆血泊中間, 她選擇的是棍刑,就是被人用木棍活活打死,因爲這樣當人被打死的時候,肌肉 被打的松軟,血液也會融入肉中,切下來生煎或者下火鍋自然是一流。
薛紅璧深懂廚藝,所以選擇了這個。
一個高高的木架,薛紅璧雙手被掉在上邊,武士慢慢吊起她的身體.
本來就優美的身體被吊起更顯得優美無比。
當腳離地面一尺時候武士固定好繩子。
然後兩個武士一人拿了一個粗大的木棍。
王點點頭.
「碰!~~」袁幻感覺好像打在自己身上,好痛,一個武士的打她碩大左胸上, 乳房是女人最軟弱的一方之一,薛紅玉感覺眼前一黑,可是在處理前她吃了一種 特殊藥丸是保證她在死前不會昏迷。
木棍上綁了一層棉布是怕打破皮膚.
「碰!」另一個武士負責後邊,一棍打在肩胛骨上。
「碰!~ 」前邊武士打到了右胸上。
「碰!」另一側肩胛骨。
「碰!」上腹。
「碰!」上部腰部!
「碰!」腹部!
「碰!」小腹。
「碰!~ 碰!!碰!」因爲臀部肉多所以打叁下。
這時候有人把薛紅玉雙腿分開.
「碰~~碰。~ 」兩個武士分別從前邊和後便對著薛紅壁胯下來了兩棍子!
「啊~~」薛紅壁第一次慘叫了下。
嘴角已經不知道什幺時候被咬破。
「碰!!」大腿前邊。
「碰!!」大腿後邊。
然後膝蓋、小腿小腿肚子、連腳面和腳掌都要打。
然後按著剛才的順序繼續打,開始薛紅壁不怎幺叫,可是後來她也叫了,身 體也開始紅腫起來,這時候有人不時往她身上噴一種藥酒。
腫脹很快就消了,因爲藥酒是活血的,雖然很多毛細血管都斷了,可是藥酒 卻讓血液進入了肉。
薛紅玉皮膚變的紅紅的了。
伴著她的慘叫。
棍子已經打了143 遍了,大部分肌肉已經被木棍打的和骨骼脫離了,薛紅玉 的肉也紅的和櫻桃似的。
但人已經奄奄一息。
最後一次了,棍子打在乳房上。
「咯登!!」肋骨斷了,
「啊!~~」薛紅玉虛弱的叫下,
「啊!~ 」又叫一聲,又一根肋骨被敲斷,然後鎖骨,肩胛骨被打碎,然後 在肋骨一根根被敲斷。
每下薛紅玉都會呻吟一下,但是呻吟的聲音卻越來越小。
最後盆骨都被敲碎,大腿骨,小腿骨,膝蓋骨。
然後是腳面。
最後薛紅玉如同一團肉軟軟的慢慢被放下來,武士開始打她的手臂和手,當 手臂和手的肉基本被打的和骨頭分離後,再敲斷手臂的骨頭.
然後他們又把薛紅壁掉起來。
一個大鍋立起來,武士抓住薛紅壁變得紅紅的乳房,慢慢的切下了她的乳頭, 放到邊上的盤子裏.
然後一片片的切下她的一個乳房,小心的放進盤子。
紅色的肉片的很薄,幾乎透明。
很快一個乳房切完了,來到另一個,兩個乳房切完,有人把肉拿了下去給皇 上下了火鍋。
薛紅璧顫抖的身體表明她還活著。
然後是武士把刀子插進薛紅璧的高高翹起的屁股,幾乎切下了她半個臀部, 然後把肉放進鍋裏,又一刀,一邊臀部的肉基本都被剃沒了。
然後是另一邊,然後是大腿,小腿,然後武士抓住薛紅璧的美足,從腳脖子 插進去,一挑,咯吱下美麗的小腳放進了盤子,然後另一個,一對美足被拿了下 去。
這時候的薛紅璧臀部以下都變成了白骨,但是因爲骨頭都斷了,只有一小節 大腿骨挂在她還算完好的小肚子下邊。
然後武士剃下薛紅璧後背的肉,肩膀的肉。
然後看著已經沒了乳房的軀幹把刀子插進了薛紅璧的心口,然後剖開她的肚 子,慢慢的拉出內髒.
然後慢慢剃去肚皮,和胸脯上的肉,通過已經斷了肋骨可以看見薛紅璧的心 髒了!!!
它還在跳動!!!
這時候的薛紅璧只有臉部和手臂是完好的了。
下邊挂著是一個沒有腿骨的軀幹骨架。
最後武士手伸進胸腔,取出了心髒.
薛紅璧頭歪了下去,和姐姐一樣也帶著甜美的笑。
武士把她放了下來。
切下頭,然後剃光手臂上的肉放進鍋裏.
袁幻看著一切,她無法理解爲什幺這幺好的開明的姐妹這幺情願的被殺,被 這幺殘忍的殺了,然後被吃。
她所想的和馬曉旭一樣。
「我不想死。」
這時候整個廣場都飄著肉香。
王則在上邊用薛紅璧的乳房和臉上的肉,腦子還有子宮和部分內髒下著火鍋, 一邊吃一邊讚歎.
邊上還有烤好的部分薛紅玉的肉。
薛紅璧和薛紅玉最後被大家分食了,袁幻和馬曉旭居然還能分到一塊.
真的是人間極品,薛紅玉的肉烤的外焦內嫩,薛紅璧的則是更美,血的鮮和 肉的香混合,更是無法形容。
開膛
最後袁幻和馬曉旭又被被帶回了禦廚房,雖然她們不想死,可是她們也慢慢 的絕望了,因爲廚師說後天就處理她們。
「我們真的要死了,被人吃了。」馬曉旭說道。
「是啊,本來帶著很多夢想來到北京,還不如像錢慧慧直接死在北京了,現 在可好,連死在哪都不知道,還要被人吃了。」袁幻無奈的說.
「你怕不?」馬曉旭忽然說.
「很怕,我連打針都怕,能不怕被殺嗎?直接被殺還可以,如果像薛紅璧那 樣被活活打死會更痛苦了。」
這時候一個廚師走了進來。
「好了,女孩們,你們的時間到了。」
「好!!!太好了!!!」很多女孩都高興叫起來,可是袁幻和馬曉旭卻是 感覺眼前一黑。
「但是今天我們人手不夠,有人願意奉獻下嗎?幫我們處理食物,完事大廚 會親自處理她的。」廚師忽然說.
「我!!」
「我!!」馬曉旭和袁幻同時說.
雖然是最後死,但是卻是多活一會兒是一會。
其她女孩卻是沒人和她倆搶。
「好就你吧,個子高的那個就先處理吧,謝謝你的覺悟。」廚師走到袁幻身 前把她的繩子解開.
袁幻看看馬曉旭,馬曉旭也看看她但是沒說什幺.
這時候有人把所有女孩都綁到了邊上的一排柱子上。
「你還不會收拾內髒和剃肉,你就給她們開膛吧。」廚師把一把牛角尖刀給 了袁幻。
袁幻接過尖刀,心情很特別.
「可以把我的眼睛蒙上嗎?」馬曉旭流著眼淚說道。
「事真多!」廚師不耐煩的說.
「你去幫她弄下。」廚師對著袁幻說下。
袁幻拿一個黑布蒙住了馬曉旭的眼睛。
「動作快點幻幻,我很怕!~~嗚嗚~~」馬曉旭還是哭了。
「我會的,放心!」
這時候所有女孩都被固定在了柱子上。
馬曉旭排在第叁。
袁幻很害怕、這時候廚師說:「不用怕,從小肚子捅進去一挑到心口就可以, 女孩們都想享受下死亡,挑破肚皮就可以了。」
袁幻點點頭,但她已經下定決心。
要直接殺死馬曉旭,她不想她痛苦。
也許自己選錯了,如果自己被先殺就好了,馬曉旭也會給自己個痛快的,不 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幺.
「想什幺呢,開始了。」
袁幻被廚師叫了下,走到了第一個女孩身邊,被選入王城的女孩自然是極品, 這個女孩帶著酒窩笑著說:「動手吧,姐姐!!謝謝. 」
袁幻看著女孩平滑的小肚子,黑黑的陰毛。
于是對著陰毛上邊一點一刀捅了進去。
「啊呀~~~ 」伴著甜甜的尖叫,袁幻把刀子往上一挑,叱的一下,女孩的肚 子就被挑開,內髒嘩就出來了。
女孩痛苦的渾身顫抖。
可是卻咬牙堅持。
有人馬上過來用桶接住內髒,然後把剩下的內髒掏出。
袁幻又如此挑開第二個女孩。
馬曉旭被蒙住眼睛,可是她卻聽的見女孩被刀子插進肚子的聲音,被挑開肚 子的聲音,然後內髒被咕噜被掏出來的聲音。
「幻幻走過來了,到我了,再見了,媽媽爸爸!」馬曉旭沒說什幺,袁幻刀 子捅進了她的小肚子,馬曉旭感覺陰毛上邊一點一涼,然後是專心的劇痛。
「啊~~~ 」最悲切的慘叫!!!
袁幻把刀子挑到心口,然後略往左上一插,刀子插進馬曉旭美麗的心髒.
尖叫聲截然而止,馬曉旭頭垂了下去。
然後袁幻沒有停留,這次一共殺了98個女孩。
廚師告訴她今天大廚很忙,說明天處理她。
真相
晚上吃飯的皇族很多,廚師讓她也幫忙燒火什幺的,大家都很開心。
卻是沒人看管她,因爲這個世界所有進入王城的女孩都想被殺,被吃,她自 然是個特殊。
袁幻看著大家都吃飯的時候她偷偷的跑了出來,一絲不挂的跑了出來,她不 認識路,不知道怎幺跑到了一個書樓中。
書樓很大很氣派,可是在大廳中間得記載卻讓袁幻驚呆了。
原來這個世界秦以前的曆史和自己的社會一樣,但是這個世界卻是項少龍從 現代回到秦的時候他自己做了皇帝,然後通過自己知道的知識統一了世界,至于 吃人是後來形成的。
當然還有很多細緻的記載.
原來尋秦記是真的。
但是袁幻馬上對另外一些文字有了興趣,因爲這上說薛爵爺府後花園每50年 會電閃雷鳴,進入閃電的人都會消失。
「消失?回到現代。這應該是一個和自己生活的世界平行的世界。」袁幻想 著又偷偷回到了廚房,然後藏到了一個車裏,車主是薛家的,因爲薛家姐妹表現 良好,王有了封賞,所以薛老爺子是來禦廚房領取禦用食物的。
幾個烤好的女孩軀幹裝進車裏.
袁幻藏在這些軀幹下邊,這裏居然還有馬曉旭,她沒被做熟,內髒已經被掏 空,冰冷的屍體靜靜的躺在那。
沒了血色,皮膚更家白皙,如同睡著了一樣。
車很快就到了薛府。
「誰?!!你是什幺人,啊~~是王宮裏逃出來的。」一個黑大漢叫道。
「站住!!」另一個也喝道。
袁幻知道自己被發現了,她跳下車,拚命的跑著,天下起雨來。
她往後花園跑。
「一定要打雷,一定!!!」很快跑到後花園了。
回到現實
「卡~~~~」電管閃過,袁幻感覺自己眼睛一下什幺都見不到了。
大約過了2 分多鍾,眼睛終于好了,模模糊糊。
「是胡同,是我們小區前邊的胡同,哈哈~ 我回來了~ 我~~~~~~~~」袁幻高 興的叫著,可是就叫到一半的時候,忽然一個巨大的身體壓住了她。
「抓住了,賤人,從王城出來的女人要殺後餵狗。」原來兩個大漢也同一時 間進入時空流。
袁幻被壓得透不過氣來。
可是她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
「就地處理!」其中一個大漢說道,另一個壓住袁幻。
袁幻面對地面,地面好涼,她見到一個大漢高高舉起一把大刀。
「卡嚓。」
「啊~~~~」空曠的胡同裏一聲悲慘的淒叫,袁幻被生生的砍成了兩段。
血噴了滿地,內髒外溢,下身雙腿劇烈的蹬著,最後還是不動了,上身卻是 無比的痛苦。
先是感覺腰部一涼,然後腰部以下沒了感覺,一陣涼風進入腹腔,然後是劇 烈的疼痛,袁幻痛苦的尖叫著,後來變成了呻吟。
大約半小時過去了,袁幻感覺自己快不行了,她見到了路邊的彩條塑料布, 她知道一會自己和馬曉旭還有錢慧慧會來。
在去那個時間前自己看到屍體居然是自己。
當時太緊張了吧,居然沒注意。
「請你們用彩條布,蓋住我的身體好嗎?這裏沒野狗。」
一個大漢看看,又看看周圍。
「這是什幺鬼地方,全是石頭. 行,一會用她把你包了拿回去餵狗。」大漢 嘟囔著拿著彩條布蓋住了袁幻的身體.
「有人!!!快隱蔽,是別的族的女孩。」一個大漢說著。
這時候的袁幻吐出最後一口氣,慢慢的走向了黑暗。
【全文完】

亚洲欧美成人a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