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最后一个处男之消失

精彩内容:

最後一個處男之消失     
                                             
            
                                                                                                               
        
                               我叫阿雄,還在讀書那時,可能由于我比較怕難爲情,見到女孩子時總是說起話就結結吧吧的,所以一直交不上女朋友,到畢業後好幾年,都仍然是這樣。每逢同學聚會時,都被其他同學笑我是全班第一千零一個處男。我不服氣,下定決心,一定要交上個女朋友讓大家看看。努力之下,終于成功了。
這個女孩子叫阿芳,不算太漂亮,不過勝在夠豐滿。
一天晚上,阿芳到我家玩遊戲機,那知到她要走個時,突然下起大雨,我大膽對她說:「這幺的大雨,不如別走了,在這裏睡一夜啦?」
阿芳望望個天,說:「沒辦法啦,不過……」
她有點臉紅,我立刻對她說:「你睡床,我睡地下,行了吧?」
阿芳說「這樣啊……好啦。」
大家沖完涼,就各自睡覺,不過剛打完遊戲機,人很精神,怎睡得著啊。
突然,阿芳問我:「阿雄,你睡著了嗎?」
「還沒有啊!」
「我也睡不著啊,和我聊聊啦。」
       「好啊,不過,聊什幺呢?」
「嗯……就玩問答遊戲啦,不過一定要講真話哦,我問你,嗯……你第一次談戀愛是什幺時候?」
我偷笑了,看來個個女人都會問這個問題,于是,我就說:「你不是我第一個女朋友嗎?」
「騙人!」阿芳不信。
                                                                                            
我站起身,指著天花板:「我阿雄發誓,阿芳是我第一個女朋友,如有虛言,天誅地滅……」
「哇,要不要搞到發誓啊,我信你就是啦!」聽起來,阿芳是好開心了。
我走到床邊,伏下身,望住阿芳:「到我問你啦,你也別說謊哦!」
「問什幺,問啦!」
「你……嘿嘿,你是不是處女啊?」我問完,連自己都覺得臉紅紅(應該說臉發燒好,因爲沒說照鏡)。
「不,阿雄你好壞呀,問這樣的問題,我才不答你呢。」阿芳臉的臉一定比我紅。
我于是步步緊逼:「餵,你答應我講真話哦!現在是不是反悔啊?」
「不講!」阿芳擰擰頭。
「真的不講?」
「不!」
「好啊,你反悔,哼哼!」我伸手搔她個胳肢窩,阿芳咯咯聲笑起來,嬌軀扭來扭去想逃避我的手。
「講不講?」我滿臉猙獰。
「不講,死都不講!」阿芳邊笑邊說。

我繼續攻擊,兩只手一齊來,膽一大,雙手同時抓住了阿芳兩個豐滿異常的乳房。
「哇!」遭到突然襲擊的阿芳尖叫一聲,想撥開我的手,我順勢壓住她,伸長嘴吻向她同樣豐滿的小嘴。
「不……」無提防之下,吻個正著。
原先阿芳用雙手抵住我胸口,不過在我口嘴同時進攻下,漸漸放鬆抵抗,慢慢變成用兩手箍住我的頸項,又把舌頭伸過來我的口中亂撩。
我覺得她兩個乳頭好像硬了好多,整粒凸起。
我離開阿芳的嘴,望住她,只見她滿麵桃紅、嘴唇半張,輕輕喘著氣,鼻翼一抽一抽,雙眼半瞇,失神的看住我。
我又輕柔地撫摸她的乳房,她發出一陣呻吟。我伸手輕輕解開阿芳的衫紐,這個時候她好似清醒點,按住我雙手說道:「不要這樣啦……」
我不理她,繼續工作,很快就將衫鈕全解開來,露出一對至少36寸的豪乳!
哇,她居然連胸罩都沒戴,只見兩個乳房高挺,沒一點因地心吸力而下墜的樣子,兩粒乳頭因充血而呈現出鮮豔的櫻紅,看起來十足像兩個大雲呢那(香蕉)雪糕上鑲嵌著兩粒車釐子(櫻桃)一樣,我看得雙眼傻愣愣。
「你……」阿芳想遮住胸口不讓我看,我定定神,抓住她兩手一分,使整個酥胸再次暴露在我麵前,趴下身,一口含住左邊乳頭,用力吸吮。
嘴裏傳來的感覺是好軟、好滑,微微帶著汗液的鹹味,不過鼻子到聞到的是一陣似像牛奶的味道,又有點酥香味,十分好聞。
阿芳一被我含住乳頭,整個人又軟了下來,當我每吮吸或輕輕咬一下,又或者用手使勁揉一下,她都會從鼻裏哼出銷魂的聲音來。
這個時候,我真的很興奮,也很開心,看來今天晚上真的可以和阿芳做愛,從此甩掉「一千零一個處男」這個「光榮稱號」了。我開始向她的下身進攻,一下子就伸手進去她的睡褲裏麵(其實那條睡褲是我的,阿芳嫌穿牛仔褲睡覺不舒服,就拿了那條我念國叁時穿的來穿,剛好不會掉下來,不過還是很鬆),按實她那地方,阿芳整個人抖了一下,本來軟軟的兩只腳一下子伸到直直,還夾到緊緊的。
「不行,那邊不行啊……」阿芳好像很緊張,用力想推開我。
「不要玩啦,好熱啊,起來啦。」我看著她,看到她輕輕皺住眉頭,額角同鼻尖都挂著點點汗珠,我的手繼續輕輕郁動,阿芳將雙腳夾得更緊,半帶生氣的說:「餵,不要玩啦!」
我把手抽出來,撐起半邊身看著她,「阿芳,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阿芳坐起來,雙手抱著裸露的胸口,不敢看我,小聲的說:
「不是啦!不過……阿雄,那幺快就這樣,我……害怕呀。」
我摟住她,用手輕輕撫摸她那長長的頭髮,在她耳邊說:
「怕甚幺?這種事情很普通的啊,不怕告訴你,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啊。」
阿芳笑啦:「看不出來你還是處男。」
我捧起她的臉:「我就是想將第一次送給你。哈哈哈……」
說出如此「無恥」的說話,連我自己也忍不住笑出聲,阿芳更加笑到前仆後倒的。
「鬼才要你的第一次!」
我再次壓倒她,「你想不要也不行啦!」一下吻住她的嘴。這次阿芳再沒有抵抗,反而熱烈的抱緊我,我一邊和她「舌戰」,一邊用手搓那對豪乳,跟著向下進發,將她那條睡褲跟內褲拉下來,一手按住她那個毛絨絨的陰阜,阿芳「唔」聲叫了出來。
我發覺她那裏已經有點濕濕的,就取笑她:「餵,爲甚幺那幺濕的,莫非你……尿尿了?」
                                                                                            
阿芳打我一拳,「死鬼……」
「哇,你好凶喔。」
「啊!」在我的手用力一按之下,她的腳用力往前踢了一下,雙手死命的挖住我的背。我伸出中指向她兩腳中間撩去,在那些軟毛中間,我摩到一粒硬硬的豆豆,輕輕一搓,她那邊突然有一股水湧出來,兩腳亦夾不緊,開得大大的,同時,她口中發出一陣呻吟,我猜那裏就是常常在書裏看到說的陰蒂啦,書也說女人那邊最敏感,果真如此。
我再用力搓了幾下,阿芳叫得更加大聲,全身都酥軟了。
我將自己的衣服脫光了,捉住阿芳一只手,摸到我那熱辣辣的粗東西,她的手一碰到就想縮回,我低聲說:「我摸你,你也摸我,大家扯平嘛!」
阿芳瞇起雙眼,狠命地搖頭,我再次將她的手拉起,不讓她向後縮,起初她還想縮走,不過終于都順從了,還慢慢上下捋動,我覺得全身的血液好像全部都沖到下體。
「哦……噢……」我呻吟起來,想不到讓人捋自己的小弟弟原來是如此舒服,跟自己打手槍時的感覺簡直差天共地,我舒服到瞇起雙眼。
「嘻嘻……」我聽到阿芳的笑聲,張開雙眼,見她居然在一邊捋一邊「欣賞」,一見我張開眼,隨即瞇起了一對眼睛,還鬆開手按住自己的胸。
「居然敢作怪!」我捉起她雙腳,輕輕分開,整個蜜桃就完完整整的呈現在我的麵前,我將自己的小弟弟輕輕放到她那裏,接觸的一剎那,阿芳「啊」的輕叫一聲,張開雙眼,可憐巴巴的對我講:「阿雄,不要這樣大力啊,我會痛的。」
我吻了她一下:「我會輕輕來的,我開始了。」
我慢慢將自己向下壓,感覺龜頭一熱,已陷了進去,阿芳「噢!」的一聲,我生怕自己弄得她很痛,就問她感覺怎樣?不過,她只是皺著眉哭笑了一下,無其他表示,見到這樣,我就再大力點,將那硬崩崩的東西插進去。
她那裏好熱,又好緊,就好像用手緊緊握住的感覺。
入到叁份之一,我就覺得有種阻礙,阿芳亦叫起來:「好痛呵,不要啊!」
我知道是被處女膜阻止了前進的去路,先前的問題也有了完美的答案。我停住進攻步伐,等了一會兒,連我撐住身體的雙手也有少少發軟了,不過我又怕弄痛她,動也不敢動。
阿芳見我靜止下來,可能她亦開始有點興奮,扭扭纖腰,紅著臉低聲地對我說道:「阿雄,我……」
我問她:「怎幺啦,還好痛嗎?」
阿芳嬌柔地說道:「我……那裏有點癢啊。」
「什幺?」我表示不很明白。
「你……再大……大力點……啦!」講完,阿芳羞得用手兒按住自己的臉。
「哦!」我恍然大悟,用力一頂,一下子將她的處女膜頂穿了。
阿芳叫痛不疊,抓到我個背脊都劃傷了,又一口咬住我的肩膊。「哇!」我忍不住鬆了鬆手,全身壓下去,盡根而沒。
被處女狹窄的陰道緊緊夾住,我舒服極了,忍不住挺起身,亦不再理阿芳痛不痛,開始用力抽動。
起初阿芳的陰道還比較乾澀,她亦仍多少有點疼痛,不過,到後來她開始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就順暢好多了。
我可以將肉棒拉到最出,又可以用力插到最盡最入,阿芳陰道中的水被我抽出來又擠進去,發出「啧、啧」聲響,她亦胡言亂語起來,雙手猛搓自己的乳頭。
突然,她尖叫一聲,我覺得她裏麵有一股熱熱的水湧出來,沖得我龜頭一陣酸麻。
「哦,哦!」盡情噴射的快感使我歡快地叫起來,我積存了二十叁年的精液,第一次在一個女性的陰道內如火山爆發般噴射。
在這一刻,我這個全班第一千零一個處男也隨之消失,成爲一個真正的男人了!